住院先考试到底谁“病”了

核心提示: 让患者掌握一定的医疗常识,不仅可以起到良好沟通的效果,也有助于患者的配合治疗,但是这种让患者买书考试的行为却有些过激,不仅违背着医生的职业素养和道德,也加重着患者治疗成本,违背着相关法规,对于这种行为应该立即叫停,进行整治和追责,切实维护医疗秩序,维护患者就诊的权利。

近日,一篇“看病前先考试,考试不及格不给看病”的文章把山西省中西医结合医院银屑病科的张英栋医生推上了舆论的漩涡。据张医生所诊治的病患介绍,入院考试确实存在,考试的内容全部出自张英栋医生出的四本书,不仅如此,在张英栋医生处看病的患者很多人也都被他推荐购买过书。日前,张英栋医生告诉记者,考试只要求住院的病人参加,从未强迫患者去购买自己的书,而考试、推荐购书的目的是为了更好的治病。(8月28日《北京青年报》)

●反对

看对病却开错药

应该说,这位张医生的说法有一定道理。战胜疾病,不能单靠医生一个人战斗,更需要病人的积极配合。现实中,一些病人往往抱着一切交给医生的态度,对治疗方案不闻不问,不去主动了解致病原因,增强自我保健意识,这既不利于身体的早日康复,也难以做到防病于未然。从这一点出发,医生的确有义务加强对患者的健康科普,补齐患者知情权的短板,使其真正成为共同应对疾病的“战友”。不过,虽然看对了病灶,“住院先考试”却是开错了药方,侵害了患者的平等医疗保健权。

患者到医院看病,与医院之间就形成了消费合同关系。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经营者向消费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应当恪守社会公德,诚信经营,保障消费者的合法权益;不得设定不公平、不合理的交易条件,不得强制交易。“住院先考试”,实际上是预设交易门槛,侵犯了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对于一些年纪大或者不识字的患者,无法通过考试就不能住院治疗,这显然是不公平的,并有悖于医院救死扶伤的社会责任。

此外,考试的内容全部出自张英栋医生出的四本书,医院工作人员还“贴心”地提供微店链接,等于变相强制和暗示患者购书。这既涉嫌捆绑销售,也违反了《执业医师法》的相关规定——“医师不得利用职务之便,索取、非法收受患者财物或者牟取其他不正当利益”。

当然,加强健康知识宣传,帮助病人正确认识疾病确有必要,但要把握好两个基本原则。一是自愿性,病人的具体情况不同,认知程度各异,不能以此作为治疗门槛,强迫患者接受。二是公益性,向病人宣传健康知识是医院和医生的义务,可以通过制作展板、免费发放资料等形式进行,而不能将其变成一门生意,搞权力寻租。如是观之,充斥强制和营利色彩的“住院先考试”,应该尽快叫停。    张淳艺

●支持

并非没有积极意义

“看病先考试”一定意义而言,一方面有助于患者理解自己的病情,以及是不是适合此治疗方式;另一方面通过读医生编写的书,且通过有的放矢的考试,就可以了解大夫看病的流程,就有助于医患在看病住院时的沟通;再者,通过看病先考试,也可以使患者的心情沉淀下来,虽说书籍是专业人士所编,但也并非有多难懂,只要学进去也是提升自己健康知识水平的一次机会。

同时,据这位大夫介绍,并不是所有的患者都需要考试,考试只针对住院患者,而且是慢性患者,急性发作的患者,一般都会先救治。不过,等病情稳定了,还要参加考试。这样的要求看似“苛刻”,实则不然,这样的方式,未尝不是在普及医学健康知识,毕竟对患者而言,有助于其深入了解自身病情和治疗方式,更有助于医疗公开。

退一步讲,如果不认同这样的看病方式,患者完全可以对这位医生弃之不用,或者另请高明来诊治。“看病先考试”看似“奇葩”,但作为一种看病方式,患者认可与否都情有可原。不过,只要能为患者服好务、看好病,就医患者看书和考试又何妨?

于患者而言,医疗知识和健康知识掌握得越多,也越便于与医生的交流,而理智科学地就医,就能降低患者的看病门槛,减少不必要的就医浪费。

因此,“看病先考试”或许存在争议,也有待完善之处,但是不能一味地抨击与扼杀。把健康的“金钥匙”交给群众,放到患者手里,不仅需要国家部门和各级政府的政策和措施给力,更需要医院和医护人员开动脑筋。当然,于个人而言,积极学习健康知识、践行健康生活方式更重要。毕竟,自己不上进,看病前考试再多也白搭。杨玉龙

●建议

不如改为出院考试

看病先考试,考试不及格不给看病,这样的奇葩行为的确令人费解,这种行为不仅严重加重着患者治疗负担,也破坏着医疗秩序,更违背着一个医生的基本医德。

平心而论,让患者了解一定的医学常识,尤其是关于病症方面的医疗知识,对治疗并非坏事,无可厚非,不仅可以帮助患者树立治疗信心,也能有效配合医生治疗,还可以起到医患畅快沟通的效果,但是要求患者看病先考试,而且是自费买书学习,就显得有些难以理解了。

首先,这些书并非免费的,而是需要付费购买的,四本书130块钱,对一些贫困患者家庭来说,显然是一种不小的负担,而且这种花费也在增加着很多患者的治疗成本。这显然违背着中央减轻公众医疗负担的政策。

其次,患者知识水平参差不齐,让患者自行学习,没有专业的辅导和培训,对于一些文化水平较低,尤其是对医学了解甚少的患者来说,书中那些晦涩难懂的术语和医学知识无疑是一种负担,这种考试无法起到良好的学习消化效果。

还有,虽然并非强制卖书,但是“不看书就不给看病,考试不及格就不准许住院”的规定,还是暴露出医院的蛮横和霸道,也难逃借机谋利的猜疑,实在有违医院的属性和医生的职业道德。

患者生病就诊,医院应该无条件地敞开大门,畅通通道,方便患者就诊,对一些急诊病号,甚至可以开通绿色救治通道,怎能如此人为地设置门槛和障碍,增加什么买书考试环节,这种行为是对群众权利和痛苦的无视,严重违背着医德医风,也侵犯患者的权益,甚至可能出现一些意想不到的严重后果。

与其实施住院考试,不如实行出院考试,在患者出院时,对患者进行相应的医疗和护理以及后期预防相关知识的免费考试,以此检验患者的健康知识,起到提醒和预防的效果,岂不更好?

让患者掌握一定的医疗常识,不仅可以起到良好沟通的效果,也有助于患者的配合治疗,但是这种让患者买书考试的行为却有些过激,不仅违背着医生的职业素养和道德,也加重着患者治疗成本,违背着相关法规,对于这种行为应该立即叫停,进行整治和追责,切实维护医疗秩序,维护患者就诊的权利。朱丹

●提醒

遮不住背后利益链

病人需要住院一般都是由医生根据病情确定,可是该医院要求病人住院先考试,着实颠覆了公众住院看病的认知。患者到医院看病时一般身体已经感到明显不适,需要住院说明问题很严重。患者到医院看病不是去游玩,心里本来就有一定压力,住院前让考试无疑是让患者和家属火上浇油。不否认,有的病人住院后不配合医生的工作,但这不能成为住院先考试的理由。只要符合住院条件且患者同意住院,住院就不应有任何前置条件。“无利不起早”。辛辛苦苦在医生编写的书中出题,还要认认真真地改卷,不顾患者的反对仍然我行我素,恐怕合理的解释只有一个:背后隐藏着一个不为人知的利益链。

虽然涉事医生张英栋告诉记者从未强迫患者购买自己的书,这话笔者相信,有几个患者敢为了省百十元钱让自己的主治医生不高兴?让患者多掏百十元虽然不多,如一个老鼠坏了一锅汤:不仅让白衣天使的形象蒙上了一层灰尘,更让国家在缓解看病难看病贵所做出的努力大打折扣。医生是为患者看病的,不是书店的推销员,可是银屑病科以住院先考试的形式倒逼患者购买本科医生张英栋编写的书,涉嫌医生利用职务之便牟取不正当利益,已触犯了《执业医师法》。医院主管部门应根据《执业医师法》第三十七条,进行立案调查依法严肃处理,决不能让其泛滥成灾。

李方向

●三言两语

病人住院先得考试,这种医生得先给自己看看病。

——胡海军

表面上看到的只是一名专科医生利用手中职权所做出的奇葩荒唐事,内里所透露出来的却是相关科室、医院,以及有关部门在履行监管职责方面的“病态”表现。

——乔英杰

患者住院考试可以,医生变相卖书不行。

——何勇海

救死扶伤是医生的天职,患者到医院治病,医院或医生千万不该人为设置门槛来“为难”患者。

——熊新

是谁让这样的失德、违法之举堂皇行之?当地医卫主管部门理应履职介入,严肃查处。

——苏立

住院先考试是对患者的无形“绑架”。

——郝东

看看人家医院在治疗方面有没有特效,不妨来个“连续报道”,以便读者来正确地判断是非,以便决定考还是不考。——张传发

以“知识权力”为后盾,以“看病前先考试,不及格不给看病”胁迫患者买书,借以牟利,分明就是利用职务之便牟取不正当利益的失德、违法之举。

——于立生

     责任编辑:cbb lh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