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怕五星酒店脏得触目惊心,怕的是集体习以为常

核心提示: 公众之所以对五星酒店不换床单不洗浴缸毫不震惊,是因为心理上早就接受了这个事实――这一次只不过是因为发生在北京五星酒店身上,才成为新闻,普通酒店很难成为新闻了。

不出意外,北京很多顶级五星级酒店一样不换床单不擦马桶不洗漱口杯。有网友测试了北京5家顶级五星酒店,包括希尔顿、洲际、万豪、W、香格里拉等,在床单、被罩、浴缸、马桶上做了特殊标记,这些近2000元一晚酒店的测试结果让人大吃一惊,被套床单几乎不更换,连马桶都不擦,某酒店床下还被网友发现一只用过的TT。(据新浪财经)此前有国外网友用这种方式测试了国外酒店,结果就是如此,北京的五星酒店在测试中没有给国人一个意外惊喜。

前段时间海底捞脏后厨被媒体暗访曝光后,舆论一片震惊和哗然,在“震惊体”标题铺天盖地的传播语境下,原以为网友暗测五星酒店的后果也会让舆论震惊的,没想到公众反应竟然那么的平淡,一副“早就想到、没啥意外”的习以为常感。网友抛出测试结果后,媒体懒得追踪,监管懒得介入,企业懒得回应,公众懒得较劲,这种漠然的态度真让人很震惊。不怕五星酒店脏得触目惊心,怕的是集体已经麻木得失去痛感,心理上已经无奈接受了这种无力改变的现实,把自己的期待拉低到了一个非常低的层次。

很多人都在跟帖中调侃说:嗯,看见没,这就是我为什么不去希尔顿住的原因――调侃自己住不起五星酒店,或者是讽刺有钱人,你们花那么多的钱一样住着床单没换马桶不擦的房间。这种调侃其实很犬儒,连2000元一晚的五星酒店都这样,那种普通酒店就更不用说了,媒体过去暗访曝光过无数快捷酒店“用毛巾擦马桶”的视频,有什么好互相嘲笑,有什么好幸灾乐祸的?当一个社会整体道德失范,一个行业失去职业底线时,不要指望多花钱可以买到“放心”,也不要有“幸亏我住不起”之类自欺欺人的犬儒侥幸感。

跟帖中充斥着这样的评论:国外也做过这种测试,结果跟北京一样,只能说中国酒店也不例外,这个应该是行业潜规则――看看,大家都在心理上接受这是一个行业的潜规则了。很多时候,道德水准就是在“也一样”的比烂思维中不断拉低的:中国五星酒店说,国外五星酒店也一样;高级商务酒店说,那些五星酒店也一样;快捷酒店说,五星和商务酒店也一样。这种“也一样”跟那种“来都来了”、“死都死了”、“毕竟孩子”、“大过年的”的思维一起,一起构成了当下中国拉低社会道德底线的“思维肿瘤”。

当一个社会流行着“比烂”而不是“比好”,我很担心这种曝光的逆向效果,不是用曝光给一个行业带来痛感和耻感,不是让这个行业洗心革面,而是设置了一个逆向学习的坐标――希尔顿都那样了,还能怎么样?五星酒店都不洗马桶不换床单,我们价格低很多的普通酒店凭什么要洗要换。整个行业更加没有耻感更加不要脸,更加心安理得地坚持潜规则,劣币驱逐良币,比拼着不要脸。这种耻感缺失之下,甚至出现了这种奇葩的洗地逻辑:挺讨厌这个网友测试,哗众取宠,中国劳动力收入那么低,拿那么低的钱还指望别人的认真服务?瞧,就是这么理直气壮地不要脸。

我们的消费者,习惯在一种低道德水平中生存,也只能降低着自己的期待。商人习惯说“那谁谁谁也一样”,消费者也只能在心里说“差不多就行了”。吃的东西,只要不是孩子吃的,只要吃不出人命,只要吃不出急病,差不多就行了,不干不净吃着没病,眼不见心不烦,闭着眼睛吃就行了,别想后厨的事。不是吃的东西,那就更对付了――唉呀,座位有没有消毒,靠垫有没有换,马桶有没有擦洗,想那么多干嘛,何必自寻痛苦。所以,这一次网友测试曝光五星酒店问题后,甚至有人批评网友多管闲事:众所周知的事,何必非曝光出来恶心人?

公众之所以对五星酒店不换床单不洗浴缸毫不震惊,是因为心理上早就接受了这个事实――这一次只不过是因为发生在北京五星酒店身上,才成为新闻,普通酒店很难成为新闻了。我的很多朋友都知道酒店潜规则,可又无力改变,只能去适应现实。出门住酒店想要干净,想要放心一点儿,只能自找麻烦去营造一个微环境:自己带床单枕巾被罩,不用酒店茶杯,不用浴缸浴袍,到酒店入住时先烧一壶开水把马桶烫一下――不过后来有网友曝光称“有人用水壶烫内裤消毒”,连水壶浇开水都有心理障碍了。

不能怪公众太犬儒,能怎么办呢?是的,消费者可以“用脚投票”逼着酒店去提升道德和文明,可谁知道哪个酒店更好一些呢?那些五星酒店被曝光前,哪个没有宣称过自己多严格多干净多先进。正如看不见的下水道最能体现城市文明一样,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文明和道德都体现在那些看不见的细节中:对餐饮行业,不在于大堂服务做到极致,而在于顾客看不见的后厨;对酒店行业,不在大堂的富丽堂皇,而在马桶有没有认真仔细擦过;对航空服务,不在空姐笑得多甜,而在毛毯枕头有没有认真消毒,乘客登机前客舱卫生有没有仔细做。人们的道德焦虑正体现在,对那些自己看不见的东西,饭店后厨、酒店服务、无公害的绿色食品,只能选择根深蒂固的不信任,用不信任对抗和消解一切。

     责任编辑:刘佳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