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钢:手艺人传承的是情感

核心提示: 搜集资料之外,王钢也在琢磨绒布唐手艺的发展,绒布唐传承久远,又一直坚持传统的手艺,因此被称为老北京手工艺的活化石,他说:“比如说绒布唐玩具中典型的马、骆驼,其实都是早年游牧时代就有的,一方面有满族是马上民族的因素,另一方面则是它的寓意很好,马象征健康、强健有力,骆驼象征长...

王钢

生于1968年,京籍满族,绒布唐第四代传人唐启良的外孙,第五代传人唐玉婕的外甥。北京老舍研究会会员,北京史地民俗协会会员。幼时由唐启良及夫人李秀薇代为看管,与姥姥、姥爷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并深受老北京民俗文化的熏陶,耳濡目染绒布唐这门手工艺品制作的各种技巧。

老北京时代,每年正月初二,新年的第一场庙会在五显财神庙开始,传统的北京人连夜赶路,在这里烧第一炷香,然后请一尊财神或者金马驹回家。金马驹和财神有着同样的寓意,而卖金马驹的,就是北京著名的绒布唐,只此一家。

半个世纪过去,五显财神庙的庙会已经不再举行,绒布唐的手艺,也成了非物质文化遗产,在国子监那条小街上,开着一家名叫“盛唐轩”的小店。

老北京的少年记忆

金马驹并不是绒布唐唯一的作品,实际上,绒布唐经营各种绒布玩具。这些玩具最早的源头,可以追溯到数百年前,绒布唐传承人王钢说:“最早是满族传统的手工艺品,也不是绒布做的,而是用动物皮毛,做一些马、骆驼、狗等玩具,谁家有孩子出生,朋友们多会送这样的玩具。”

随着时间的推移,动物皮毛不再那么容易得到,这些玩具开始用绒布替代,渐渐流传开来,成为很多老北京人少年时代的玩伴和记忆。

做绒布唐的玩具并不容易,王钢介绍说:“先要做泥胎,就是用泥塑形,然后在外面一层一层糊上纸盔,晾干定型之后,抽出泥胎,然后在纸盔上黏上绒布,才算完成。”

传统的手工艺,往往耗费工夫极多,绒布唐玩具则格外多,一个人平均两个星期才能做一个20厘米左右的玩具。

从小做绒布唐长大

如此复杂的手工艺玩具,在今天这个时代并不讨好,但吸引王钢的,却不是它的经营前景,而是成长中无数的记忆。王钢说:“我姥爷是绒布唐的第四代传人,家里以此为生,我母亲从小跟着姥爷做绒布玩具,过年的时候生意最好,所以年前很长一段时间都是整天整夜地做。在我小时候,父母离京在外,我在姥爷家长大,那时候已经不让卖了,但逢年过节,姥爷还是会做一些送给亲戚朋友,我也就跟着学。做绒布玩具要用很多浆糊,一层层糊纸盔,屋子里特别有味儿,至今还记得清清楚楚。”

绒布唐原先并不叫这个名字,作为民间手艺,其实没有名字,唐家人世代传承,风靡老北京的庙会、集市,到了第四代传人唐启良时,绒布玩具的手艺达到高峰,得了一个“耍货儿唐”的外号。一直到前些年成功申请北京非物质文化遗产,才真正有了绒布唐这个名字。而当时,主导申遗的人,正是王钢的母亲和小姨。

手艺传承的是情感

数百年传承和发展,绒布唐的玩具有了一系列严格而周密的制作规范,王钢说:“我们这个特别费工夫,比如做一个马,泥胎要做出肌肉来,但包上层层纸盔、绒布之后,其实很难看出来,泥胎本身也没用了,要抽出来,但不能不做,最终的玩具上可能看不出来肌肉,但它对形态的影响非常重要。”

因为工序繁多,制作耗时,绒布唐的玩具做成以后,成本自然高昂,很难和现代玩具竞争,尽管成为非遗项目已经很多年,但经营状况一直不太好。不过,王钢觉得,传承手艺,未必都是为了获利,他说:“以前的时代,我的姥爷,以及更早的长辈们以此为生,但也并没有什么暴利,非常辛苦地养家糊口。到了现在,能养活自己也就可以了。我觉得好多传统的手工艺,传承的根基,都源于情感。以我来说,从小跟着长辈们做这个,现在我也做这个,经常能想起来小时候和姥姥、姥爷一起做绒布玩具,我们年纪小,做累了就靠被子上睡着了,他们不行,要承担生活的重负,常常做到半夜。现在想起来,那时候的经历,也恰恰是我一直坚持下来的动力。”

用玩具讲一个故事

除了做绒布玩具,王钢平时还喜欢搜集各种绒布唐的历史资料,他说:“以前都是普通的手艺人,也没人想着要留下点什么资料,所以现在搜集起来还是挺难的。前不久有朋友找到一张老照片,看起来大约是晚晴时代的庙会,上面一角正好有一个摊位,上面摆着绒布玩具,还有一匹金马驹,就是我们家的金马驹的形象。还有一次,也是朋友告诉我,侯宝林先生在上世纪60年代说过的一段相声里,里面专门说了绒布唐。”对王钢来说,这些零零碎碎的资料,不仅是绒布唐的历史,也是一份对长辈的回忆。

搜集资料之外,王钢也在琢磨绒布唐手艺的发展,绒布唐传承久远,又一直坚持传统的手艺,因此被称为老北京手工艺的活化石,他说:“比如说绒布唐玩具中典型的马、骆驼,其实都是早年游牧时代就有的,一方面有满族是马上民族的因素,另一方面则是它的寓意很好,马象征健康、强健有力,骆驼象征长寿、安稳,其实都是老百姓日常生活中最普通的理想,放在今天,也是如此。”

继承和发掘传统技艺之外,王钢也在考虑,如何让这个传统的手工艺玩具,展现更多的内容,他说:“我一直在想,用绒布唐的玩具来讲故事,讲过去的故事,比如围猎,再如老北京庙会的某个场景,用一组很多个玩具来表现出来,应该会更加震撼一点儿。”北京晨报记者 周怀宗

     责任编辑:mhx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