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整评书河山的人 连丽如:活着就要教到最后

核心提示: 为纪念北京评书宣南书馆十周年,本周末,一场北京评书“四世同堂”传承成果汇报演出、两场全国中青年评书评话名家会演将举办,演出阵容之强大在全国评书界是史无前例的。此外,今年7月,北京首个评书培训班在西城区第二文化馆开班,由连丽如四徒弟梁彦主讲,20多名学员全部来自社会。

 一晃,“北京评书宣南书馆”开馆整整10年了。2007年9月,时年66岁的连丽如带着义子王玥波、徒弟梁彦开馆说书,课徒授业,至2017年,娘仨连续说书544场,听书的观众10万余人次。

如今,76岁的连丽如已然没了10年前的身子骨,湿疹折磨得她趿拉着布鞋,走路有些蹒跚,脸上也是深一道浅一道的划痕。但是,老先生的精气神还在。在日前召开的“宣南书馆成立十周年新闻发布会”上,她说,只要活着就站在台上;就要教孩子们学习评书,直到最后一口气;就要把更多原汁原味的评书奉献给观众。传承,是连丽如的宿命——2009年“北京评书”入选“第二届中华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传承人就是连丽如。

连丽如与徒孙孙卿涵在一起。11岁的孙卿涵这一身演出服还是连奶奶送的。

2007年,连丽如带着王玥波和梁彦在位于开阳桥的原宣武区文化馆开馆说书,每周六演出3小时,她说《三国》、王玥波说《水浒》、梁彦说《精忠说岳》。其实,从上个世纪90年代起,她已在北京多地开馆说书,而宣南书馆是坚持时间最长、影响力最大的一家。就是在这里,王玥波用整整7年时间说完了《隋唐演义》,拥有了一大批粉丝。去年,原宣武区文化馆拆除改造,在西城区文委的支持下,宣南书馆迁至天桥艺术大厦内继续开馆。这也意味着,时隔近60年,原汁原味的北京评书重返老天桥,引起社会轰动。

由于评书“书接上回”的艺术特色,观众们成为追随者,从开阳桥一直追到天桥。大部分老观众已坚持听书10年之久。两个演出地点都离南站不远,“坐着高铁来听书”的津冀地区的观众可以占到三分之一,还有从东北来的观众穿着长衫捧场。大家都是老相识,一壶热茶、一捧瓜子,听醒目惊天、书声铿锵,很是惬意。

1961年,宣武说唱团的全体女演员。时年20岁的连丽如,风华正茂。(前排左三)

我们都知道,连丽如是评书泰斗连阔如的女儿,17岁在天桥登台,一炮打响,成为北京第一个女评书演员。我们不知道的是,连丽如更是北京评书“重整河山”的人。“文革”过后,曲艺界百废待兴。在北冰洋汽水厂工作的连丽如,怀着一颗敬畏崇拜民族优秀传统艺术的赤子之心,奔波在创办书馆的路上,旨在保护传统,传承艺术。

为纪念宣南书馆十周年,西城区文联副主席许立仁先生撰文说:“20世纪80年代我接手宣武说唱团时,已是面临惨淡经营的状态,人才更是青黄不接,后继乏人。我是宣武说唱团的‘末代皇帝’,宣武说唱团在我这一任上退出历史舞台。面对市场的尴尬、多种因素的束缚、支持力度的不足,而感到流水落花春去也的无奈,同时也有愧对江东父老的内疚。尽管自己人轻言微,也觉得有一份丢失阵地的责任,久久不能释怀!当听到丽如大姐有重整山河的雄心时,钦佩之心油然而生,评书又有可能重返舞台,真是一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兴奋之余,想起困难也不少——书场选在哪儿、资金打哪儿来、演员怎么请等等一系列具体问题。丽如大姐和老伴儿贾建国先生开始四处奔走,启动了宣南书馆的创办之旅。我当时已在宣武区文化委任职,深深被老夫妻的精神所感动。”

如今,连派评书已是五代传承,李菁是连丽如贾建国先生的义子,他的徒弟张硕已经收了11岁的孙卿涵小朋友为徒,而连丽如传承心切,常常代徒授教,教了小朋友不少绝活。

在西城区第一文化馆内,正在举行北京评书宣南书馆十周年图片展。

为纪念北京评书宣南书馆十周年,本周末,一场北京评书“四世同堂”传承成果汇报演出、两场全国中青年评书评话名家会演将举办,演出阵容之强大在全国评书界是史无前例的。

此外,今年7月,北京首个评书培训班在西城区第二文化馆开班,由连丽如四徒弟梁彦主讲,20多名学员全部来自社会。明年,连丽如将在西城区非遗保护中心开办鼓曲培训班,尝试用这种方法吸引、发掘更多评书人才,旨在北京评书更好地传承。

北京晨报首席记者崔红 文并摄

     责任编辑:gemini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