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通滨河公园有望明年5月开放 原址为西忠实里棚户区 老房里明城墙砖留作景观墙

核心提示: 张立真告诉记者,此次在设计大通滨河公园时,运用最多的是节水耐旱崂峪苔草、青绿苔草,还用生态挡墙替代了过去的硬质挡墙,在生态袋上种植八宝景天、三七景天、垂盆草组成的生态挡墙既美观又提升了整个公园的生态性。

东二环向东的通惠河曾是郭守敬主持修建的漕运河道,过去这里百船聚泊。如今,周围已经是立交桥飞架、铁路线纵横的重要交通节点。两年前,虽然只有一河之隔,却一头是繁华、一头是破败:危房成片的西忠实里棚户区就在此处,400多户居民住在房龄已有几十年的破旧平房中。而如今,曾经的西忠实里棚户区变成占地面积9.5公顷的大通滨河公园。在这片“城市森林”中,健身步道将留下附近居民的欢声笑语,各种与曾经漕运相关的景观设置让人们流连于历史长河。目前,大通滨河公园已经完成了工程量的70%,力争明年5月正式向市民开放。

■专家看法

打通历史文脉 连接城市绿网

北京园林学会特聘专家刘巍认为,大通滨河公园的位置重要而特殊。之前,因为这里是西忠实里棚户区,所以成了通惠河生态走廊的一个断点。棚户区拆迁后,大通滨河公园的建成将生态走廊有效连接起来,从更长远的视野看来,也连接了中心城区与城市副中心的绿网和生态脉络。同时,滨河公园建在大通桥的遗址附近,正处大运河的重要节点之上,更是承上启下、打通了大运河的历史文脉,让历史得以延续。

大通桥遗址 曾经棚户区变滨河公园

根据《元史·河渠志》的记载,“明清两朝崇文门之东则东便门,东便门之外跨河有大通桥。”自元朝开始,京城的物资所需骤增,过去辽金漕运已经难以适应大元都城所需,元世祖忽必烈根据都水监郭守敬的建议另辟水源,引昌平白浮泉之水汇于瓮山泊,也就是昆明湖,并汇西山诸水于积水潭,由积水潭过万宁桥,至崇文门到新开凿的通惠河,与通州潞河相通汇入京杭大运河,大通桥在上世纪六十年代被拆除。东城区园林局副局长徐莎告诉北京晨报记者,历史上东便门城楼的北侧就是大通桥的位置,所以,这片距离大通桥不远、通惠河南岸的滨河公园也就是因大通桥得名。

徐莎向记者展示了这样一组数字:大通滨河公园栽植常绿、落叶乔木1681株,各类花灌木1407株,绿篱、色带1910余平方米,时令及宿根花卉2245平方米,草坪地被等22033平方米。“在中心城区能有这样一块绿地着实不易,所以我们选择了多种绿植、花卉种植于公园内,有的是我们北京的乡土树种,有的则是根据生态、环保、节水的理念选择的新树种。”同时,为了能给中心城区的百姓提供更多的户外活动场地,大通滨河公园还修建了约5公里的健身步道,还拿出3000多平方米的地方,建设了1个篮球场、1个足球场、1个网球场和1个多功能球场。

四季有景致 “海绵城市”体现环保节能

走进大通滨河公园,公园设计师张立真一路上给记者上了一节“植物课”,因为这里除了常见的国槐、垂柳,还新栽种了很多既适宜北京气候土壤、又挺拔俊美的新树种:“比如我们种植了流苏树,到了春天就会一树白色的小花,随风飘摆就犹如串串流苏;还有七叶树,这种树在欧洲的园林中很常见,还会开出一穗一穗的花朵;那边是马褂树,叶子就好像一件件的小马褂,非常有趣。”因为这里距离明城墙遗址公园不远,每年3月那里的梅花节远近闻名,所以大通滨河公园也种植了很多梅花,无论从文化还是景观都有了有机连接。

做园林设计20多年的张立真说,这次设计大通滨河公园与以往的最大不同,就在于这个公园的文化与历史,在植物的选择上,张立真也尽量遵循这个原则。她研究了很多历史资料,发现过去北京城的百姓就有在东便门附近踏春、赏秋的习惯,所以在这里,张立真选择种植了春天开花的梅花、桃花、海棠,秋天则有元宝枫、白蜡树的树叶变成或火红或金黄,一片秋意浓浓。此外,夏天公园里的丁香、紫薇、木槿都将开花吐蕊,即使到了万物肃杀的冬季,云杉、油松依旧可以迎霜傲雪。

张立真告诉记者,此次在设计大通滨河公园时,运用最多的是节水耐旱崂峪苔草、青绿苔草,还用生态挡墙替代了过去的硬质挡墙,在生态袋上种植八宝景天、三七景天、垂盆草组成的生态挡墙既美观又提升了整个公园的生态性。

同时,公园还运用了海绵城市的理念,以鹅卵石、砾石土构成的植被浅沟在公园里随处可见,“外行”人们看来,这只是一处精致的小景观,而其中却蕴含着海绵城市的自然积存、自然渗透的理念。

保留老城砖 “大通追忆”展现历史文脉

曾经的大通滨河公园是被称为“出京第一棚户区”的西忠实里,这片棚户区被夹在铁路线和通惠河岸之间,是东城区首个实行征收政策的平房区棚改项目,2015年正式启动腾退。在拆除棚户区的旧房子时,工人们发现,有不少几十年的民房用的都是当年明城墙的城砖。于是,这些城砖被保留下来,在公园的“大通追忆”做了一段城墙的景观。与老城砖一并留下的,还有原来岸边的老树,和夹在棚户区里的十多棵榆树、枣树、香椿树。

“大通追忆”是公园内非常有特色的景观:石雕的“历史长河”波涛汹涌,长河中的巨石代表了历史的记忆与碎片。在巨石上,有的雕刻着昔日繁忙的漕运盛景,有的记载着元大都都城的水系,还有的展示着隋唐时期大运河的走向。

记者看到,这附近的水岸平台还特意做成了船头的样子。站在这里凭水而望,眼前是清澈的通惠河,耳畔是火车呼啸而过,北京站的钟声悠远回长。同样的岸北岸南,如今,一面是繁华大都的快节奏,一面则是安居乐业的慢生活。

北京晨报记者 王萍/文 李木易/摄

     责任编辑:zx ls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