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同里有了专属夜生活

核心提示: 家住椿树园社区的高先生告诉北京晨报记者,回家的途中路过小广场,小孙子要玩上半个小时才肯走,“小区里没有健身器材,在学校里有时间限制,一放学就要到这里来,每个器材都要摸一遍,玩够了才回家。”只要是过了傍晚,有时晚上闲下来的时间都在围着这几百米的公园打转。”

茶余饭后遛小广场赏水景 

在西城梁家园社区居民的记忆中,梁家园西胡同1号、2号拆后长时间闲置。经过椿树街道的环境整治,结合居民的实际诉求,将拆迁拆违腾出来的空地建成了社区文化活动中心。“吃过晚饭没事过来运动一会儿,或者一起唠唠家常,每天都要跑上几趟。”社区居民告诉北京晨报记者,整整11条胡同的居民从此有了自己的“健身文化”。

视线转到东城,今年5月,长巷头条、长巷五条等老前门地区的街巷变身成为三里河水系公园的一部分,600余米的河道景观与周边的胡同贯通相连。过去4个多月里,公园几乎承包了附近居民的晚间时光,这里有“静文化”,也有安静的市井生活。

场景1

地点:椿树街道

11条胡同有了“健身文化”

基于居民需求建广场 

梁家园社区文化活动中心以前孙公园胡同为中心分为南北两片区域。健身小广场在前孙公园胡同南侧,梁家园西胡同西北角的一片方形区域,面积约100平方米。“你看广场面积不是很大,可没拆之前院子里住了四五户,多是自建房,厨房都是私搭的。”西城城管局椿树执法队表示,“自北京市开展背街小巷整治以来,梁家园社区的整治工作持续开展着。截至目前,今年梁家园社区拆违125处,共1081.85平方米,拆违治理工作预计年底完工。”

社区居委会刘主任介绍,“以前常有居民反映没有娱乐场所,但胡同里实在没有多余的场地。恰逢街道方面开展胡同整治工作,考虑到社区居民的实际需求,决定将腾出来的空间用之于民。街道方面和产权方协商后,在各职能部门的共同努力下建成了广场。”

11条胡同共享“乐土”

实际上,此前由于没有空间,居民们到了晚上基本无事可做,现在有了广场,周边居民一下子有了健身场所。锻炼、休闲、拉家常,附近11条胡同的居民有了自己的“健身文化”。

“我们很多都是独居老人,吃完晚饭后总要出来溜达一会儿。听说要建小广场,我们非常激动。”家住梁家园胡同的王先生告诉北京晨报记者,没有建成前这里净是残瓦碎砖,废弃了很长一段时间,“因为没有规划利用,有人偷偷倾倒建筑乃至生活垃圾,成了脏乱差的典型,严重影响了周边的环境。” 

王先生年过六旬,一直生活在胡同里,他表示,这里场地小施展不开,更不用说配套的休闲场所,实在是没地方跑。“出门遛弯成了日常最便利的运动方式。胡同道路本来就不宽,还有私搭乱建占道,只能在车流里穿行,更没想过能坐着喘口气了。”王先生表示,包括梁家园西、梁家园北、前孙公园等11条胡同在内,仅此一处休闲健身场地,小广场深受居民的喜爱。不少居民称,每天早上、晚上都去广场,习惯性跑上几趟,已经成了日常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 

茶余饭后的健身乐园

广场南侧和西侧外立面墙壁上印有字画,西侧石状横梁上红色的大字“梁家园社区文化活动中心”十分醒目。广场东侧相邻的两个花池中间有长凳供休憩,正中央是5组健身器械,这让社区居民倍感欣慰。

傍晚6时许,陆陆续续有居民来到广场,到晚上8点人才渐渐散去。其中一位穿着花布衣服的老奶奶身体消瘦,她将腿抬起至器械上,来回摩擦小腿肚到大腿之间,锻炼了半个小时后离开了。“常能看到她,每次路过广场,一待就是半个小时。”居民赵阿姨说,她经常来广场活动手脚或休憩,广场上总有一些常客。 

“我虽然才60出头,可是身体并不好。我喜欢来这边转转,拉拉腰什么的,即使就抓一会,也感觉心里很踏实。”在和记者的聊天过程中,赵阿姨习惯性地将双臂搭在单杠上,她说这样站久了也不会累。“什么时候来的,这边坐一会。”邻居一边招呼着赵阿姨,一边挪移出座位。“健身之余,邻里之间也会拉拉家常。”赵阿姨说。 

小广场上虽然以老人居多,但健身器材也吸引了很多小朋友。“前孙公园胡同往东有一所幼儿园,放学后总有家长带着孩子来此玩耍。”家住椿树园社区的高先生告诉北京晨报记者,回家的途中路过小广场,小孙子要玩上半个小时才肯走,“小区里没有健身器材,在学校里有时间限制,一放学就要到这里来,每个器材都要摸一遍,玩够了才回家。” 

北京晨报现场新闻

记者 汪慧贤/文

首席摄影记者 吴宁/摄

场景2

地点:老前门地区

水景承包晚间“静生活”

闹中取静撑起夜生活

都知道前门热闹,但对于居住在前门附近的老街坊们来说,他们已经受够了热闹。最近,让附近居民们惊喜的是,通过集中疏解整治提升工程,大家晚间有了一个绝佳的安静去处。

每天傍晚6点左右,与三里河公园相连的北芦草园胡同里,随着下象棋的大爷们“收摊儿”掸着裤子起身回家吃饭,三里河公园迎来了一个稍显静谧的时段。此时潺潺的水声比行人的交谈听得更为真切,途经公园胡同里“原住民”的窗根儿前,“滋啦滋啦”的炒菜声和饭香为水系公园增加了温馨的烟火气。但不过一盏茶的工夫,随着园子的亭台水榭边暖黄色的灯光逐一亮起,这座建于前门胡同市井中的水系公园,就又开始热闹活泛了起来。

“快瞧!这锦鲤好像比之前又都长大了!”三里河公园不大,由老石板铺成的600多米的道路全部由水系环绕,每到晚上,携家带口、跟随街坊前来散步遛弯的居民总免不了在河道边驻足片刻。此时,水下的灯光将鱼影照得清晰可见,几片荷叶凑在岸边,伴着附近亭台上暖黄色的圆形灯饰,似乎真的形成了一幅“荷塘月色”的景致。

“您刚吃完饭吧,又带着孩子来遛弯啦。”北京晨报记者注意到,河道景区几个出入口处、河道沿岸边都有保安值守,由于景区和原住民胡同相连,碰到熟识的居民,彼此间也会打声招呼,“这里是全天开放的,白天游客会相对多一些,但由于不接待旅游团,所以比起前门来清静多了。晚上六七点钟,就都是住在附近的人来遛弯,等到了10点后,人才会慢慢散去。”

“这是我们的后花园”

每天吃过晚饭,约摸7点来钟,家住草厂五条、刚过花甲之年的王女士就拎着一小瓶茶水、穿着拖鞋出门了。她告诉记者,自己每天大约遛弯一个多小时,“公园不大,但我每天都要走个两三圈。别看我是一个人来的,但是这一路上老能遇到不少街坊,有时候走着走着,就走到一块儿去了。”

除了茶杯不离手外,王女士手里的手机也没闲着。尽管几乎天天都来,路过河岸边时,她还是会忍不住拍几张照片。她称公园自打修好后一天一个样,晚上的景观与白天相比又不同,公园开放4个多月了,仍旧是街坊朋友圈里的“网红”。

而在同样住在附近的李女士看来,这个小公园不仅是附近居民的遛弯场所,也渐渐成为了生活中离不开的一部分,“坐车回家、买菜折返都会经过这条路。只要是过了傍晚,有时晚上闲下来的时间都在围着这几百米的公园打转。”

老树还在胡同变新颜

与三五一群遛弯闲聊的居民不同,北京晨报记者见到郑先生时,他正一个人在长巷五条旁的石桥边压腿。郑先生一副居家打扮,一家人居住在附近的胡同里已有多年。

他指着脚下的石板路告诉记者,一年多前,这里还是一大片低矮的平房。“拆了8个月,直到今年5月,这里才开放。你看那边,之前的老树还在,但是这胡同的确是真不一样了。以前那些破旧的自建小平房一个连一个,参差不齐,屋顶上的草都长了出来,居民们的衣服和杂物也都挂在街巷里,哪里还有活动的地方。”

由于环境脏乱,郑先生过去从来不会到这里遛弯散心,而到了今年夏夜,郑先生晚间都会和妻子或是邻居在公园周围走几个来回,“待会儿我媳妇差不多也该从别处跳完广场舞回来了,我打算再拉着她去前面遛遛。” 

北京晨报现场新闻

记者 田杰雄 文并摄

     责任编辑:gemini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