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将向何处去

核心提示: 我支持丽贝卡·D·科斯塔等人的观点,我们要做寻找出路的实干家,而不是推断末日的预言家。

在《守夜人的钟声》(中信出版社)中,丽贝卡·D·科斯塔认为人类目前的状况十分危险,对此我完全赞同。她指出,宗教和文明冲突并不是我们困境的起因,而是结果。全球水资源短缺、气候变化、碳基能源减少,对尚存自然环境的过度破坏,以及所有其他逼近或降临到我们身上的灾难,也是一样。所有危险倾向的首要原因是文明本身的复杂性,而目前我们选用的认知工具还无法理解和对付这种复杂性。

历史:《守夜人的钟声》 作者:(美)丽贝卡·D·科斯塔   出版:中信出版社

科斯塔女士告诉我们,我们之所以面临如此困境,是由于人类缺乏对自己历史的充分认识。我们没有诚实地面对哲学和宗教的核心问题,简单说来,就是保罗·高更涂抹在他的塔希提代表作上的话:我们从哪里来?我们是谁?我们到哪里去?通过追溯历史,科斯塔女士当然并非着眼于某一个国家,而是过去文明的兴衰以及人类600万年的生物进化历程,而此历程与生物圈中其他物种有着错综复杂的关系。

乐观的专家常说,世界末日的预言就像文字的历史一样久远,但却从未应验。他们相信,天才和人类精神总能找到一条道路绕过这个难关,而且会一直如此。简言之,不用担心。但是照这样想就忽视了迅速变化的现实。随便哪个实体或过程如果在20年的时间里一直成倍增长,这段时间的绝大多数时候,整个世界将继续维持不饱和状态,并且可以控制;但是在这种成倍增长的过程中,总会到达这样一个时刻,等下次再翻倍时,增加的数量会超过剩余空间和资源所能承受的范围。到那一刻,就几乎没有可调和的余地了。

我支持丽贝卡·D·科斯塔等人的观点,我们要做寻找出路的实干家,而不是推断末日的预言家。因为预言家们会说,由于发展速度如此之快,人类已经没多少时间来想出对策。我们必须解决自己的问题,不能再沿用那些适合我们原始祖先但却将我们逼向绝境的情感和反应方式。我们需要运用知识和理性,诚实地将自己视为一个物种。我们需要理解日益复杂的社会和政治问题,并且找到出路。在《守夜人的钟声》中,科斯塔女士力劝我们利用遗传得来的更好的工具,来达到这个目的。E. O. 威尔逊/文

     责任编辑:zx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