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经典深度解读 从俄罗斯文学到国家大剧院原创歌剧《这里的黎明静悄悄》

核心提示: 但是我们要理解那个小说,特别是电影里面,老版和新版里面都通过洗澡这样一个场面、一个细节非常象征化的去表现了他们作为一个,本来跟战争跟这种残酷格格不入的,一个多么美好的女孩子的心灵和身体,都是那么美好的一个世间的生灵。

于2015年首演的国家大剧院原创歌剧《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将在10月21日至24日再次与广大观众见面,于国家大剧院开幕运营十周年之际,为观众献上一部俄罗斯油画般的音乐史诗画卷。该剧由作曲家唐建平、剧作家万方、导演王晓鹰等国内一流艺术家组成核心主创团队,本轮演出将由著名指挥家张国勇执棒,著名男中音歌唱家袁晨野、张扬重磅领衔,携手实力派青年女歌唱家徐晓英、杨琪、王宏尧、刘颖、李欣桐、张心、张卓、董芳、刘恋、孔迪,共同致敬那些消逝在战火中的美丽生命。

1011_1

王晓鹰

10月11日下午,在悠扬的巴扬琴声中,国家大剧院举办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对谈活动,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副所长吴晓都、国家大剧院原创歌剧《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导演王晓鹰、主演袁晨野参与了此次对谈。话题围绕俄罗斯文学《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展开,从小说中的题材、故事、人物,到留存在中国人心中的俄罗斯精神与英雄主义精神,三位嘉宾的畅谈也引起了到场观众的共鸣,纷纷表达了自己对于歌剧《这里的黎明静悄悄》的喜爱与期待。最后,在巴扬琴演奏家阮明园的伴奏下,大家一起合唱了俄罗斯民间乐曲《喀秋莎》。

1011_2

袁晨野

歌剧《这里的黎明静悄悄》是国家大剧院为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七十周年所作的中国原创歌剧。原著是前苏联著名作家鲍里斯·利沃维奇·瓦西里耶夫的小说,小说以浪漫主义与现实主义相结合的手法,讲述了几个女兵在二战中抗击德国侵略者的故事,讴歌了她们坚贞乐观的性格和勇于牺牲的精神。

国家大剧院力邀国内一流主创团队,倾力打造这部经典作品的中文版歌剧。作曲唐建平在创作中注重将欧洲传统歌剧的质感、俄罗斯民族乐派的美感和前苏联卫国战争时期的情感融为一炉。有别于同名电影的创作,编剧万方在尊重小说原著的基础上,生动刻画人物性格,着力笔墨于美好与残酷的对比上,从而导引出鲜活生命的毁灭带给人们的悲伤和警示。导演王晓鹰将写意、诗化的笔调贯穿于全剧的舞台处理中,油画般的勾勒出大自然的辽远壮阔、人性的美丽温暖与战争的残酷无情。

本轮演出,著名男中音歌唱家袁晨野、国家大剧院驻院男中音歌唱家张扬携手青年歌唱家徐晓英、杨琪、王宏尧、刘颖、李欣桐、张心、张卓、董芳、刘恋以响彻在白桦林里的动人音乐,致敬那些消逝在战火中的花样年华。

导演王晓鹰表示:“国家大剧院请我来排这个歌剧,我看都没看我就答应了。为什么呢?因为我喜欢《这里的黎明静悄悄》,而且我喜欢的是从那个电影来得一个印象。电影不管是老版的电影还是新版的,它都是善于表现生活中的场景,有质感的场景。包括战争的场景,包括艰苦环境的场景,包括女战士沉到沼泽地里面那样的场景,电影都是很擅长表现的。到了歌剧舞台上恐怕就要更多的从这个作品本身有得,那种诗意的残酷,那种把美好和毁灭那样的诗化的表达交织在一起,从这个角度来更多的做文章。

我作为一个导演我想我要延续着我自己的感觉,我不知道在座的是不是看过,因为这个歌剧已经是第三次上演了,前面已经演过两次了。我们是动用了很多舞台上的手段去把它的这种诗意的残酷感和诗意的美感交织在一起,包括把这几个女战士,就她同时作为一个女孩子,同时作为一个战士,同时作为一个士兵,同时作为一个女人这样一个复合体,怎么给它表达出来的时候,我们在台上是花了一些力气的。你看有个场面他们在跳舞,这个场面其实在台上他们还不是穿着这个服装跳舞,他们穿着最漂亮的俄罗斯女孩子会穿的民族服装去跳舞的。其实那个戏的情节里面他们是没有时间换衣服的。洗完澡最多把士兵的衬衫给穿上。

但是我们要理解那个小说,特别是电影里面,老版和新版里面都通过洗澡这样一个场面、一个细节非常象征化的去表现了他们作为一个,本来跟战争跟这种残酷格格不入的,一个多么美好的女孩子的心灵和身体,都是那么美好的一个世间的生灵。刚才有一个拿着白沙的舞蹈场面,就是说我们同样利用洗澡的场面把他们作为战士和他们内心女孩子爱美、追求幸福的一面诗化得表达出来。所以他们在舞台上跳大规模的圆舞。跳圆舞要有男伴啊,这些男伴都是她们心中美好的意想。然后当她们上战场以后,不管是牺牲在沼泽地里,还是牺牲在白桦林里,我们都会动用大量诗化的场面来刻画。喀秋莎那一段,大家看电影都很深刻,冉冉卡牺牲的时候我们在台上就做了一个很大的合唱队合唱大家都耳熟能详的《喀秋莎》,然卡那个女战士在台上用升降台很高很高的升起来,她在上面大声的唱《喀秋莎》,然后牺牲在高台上。像这样的场面都是我们在文学、音乐的基础上,特别是在这个作品本身所有的对于人性的美好的赞颂,在赞颂美好人性的同时去控诉法西斯,去控诉战争的残酷。在这样一个诗意的氛围里面我们去做的舞台的表现。“

著名男中音歌唱家袁晨野表示:在第一轮的演出当中没有参加,但是我作为一名观众来看了。当时给我印象就特别深刻!首先的印象就是我觉得不是说王导在这儿他是导演我说怎么样,给我的这种感觉就是说,这个舞台的调度、布局包括布景都非常的有智慧!也非常聪明!我尤其看到两个德军出现一点儿,完了以后再出现的就是16个德军,就是在台的上场的右后方。这种搭配没有直接的交锋,但是它造成的压抑感觉、那种紧张给我的视觉冲击力非常大。我在作为观众看我就觉得这个调度布局太棒了!

当然这个音乐包括它的歌词写得也非常精彩。我非常荣幸上一轮加入排练当中。但是上一轮我们的排练时间并不是很多,但是我也是尽了很大的力量。就是在大概二十来天的时间就把这个人物就学会了,跟着我们国家大剧院的音乐工作。当时有朱慧心老师,还有钢琴伴奏,大概经过了十几二十次的练习就掌握了。今天应该请唐建平老师来。这故事大家也都知道,我就说一说刚才拉的那段手风琴好听吧?我小时候也拉过手风琴。她这个音乐拉出来是非常好听的!是一种特别平静、是一种在和平当中的优美。就像现在秋天的感觉,可能到香山,到天坛去看的那种感觉一样的。因为是用圆舞曲的形式特别优美的,永远也想象不到。其实刚才她那一段一进来以后,就是准备老了以后重新回到战场上,拿着一束花去寻找战斗的场景,去寻找这些人。这个《咏叹调》就叫你们可听到我的呼唤?这个咏叹调只有五个女兵的名字和你们可听到我的呼唤,它是不断的说五个名字,说你们可听到我的呼唤?用不同的节奏不同的感情,从头到尾都上了。但是是用圆舞曲的形式。其实是非常好听。但是最后你听到不谐和的音是一种撕心裂肺的。本来在梦当中但是醒了她们都不在了,她们都走了。在最后的和弦当中他敬了一个礼,对着舞台向整个世界敬了一个礼。这个序幕定格。所以我觉得剧情搭配非常巧妙。北京晨报首席记者 李澄文 北京晨报记者柴春霞摄影 

     责任编辑:华夏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