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中国 惠及世界——2018: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

核心提示: 此后,以“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命名的中国农村改革迅速蔓延全国,给中国农村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2018年,是我国改革开放40周年。

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中国共产党用改革开放的伟大宣示把中国带入一个崭新的时代。

40年来,改革开放,春风化雨,改变了中国,影响并惠及了世界。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明确指出:“坚持全面深化改革”,同“坚持党对一切工作的领导”、“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等十四条,构成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基本方略。

回望来路,不改初心。从改革发端,到深化改革,再到全面深化改革。历史和现实鲜明地昭示,实现“两个一百年”的奋斗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必须进一步深化改革开放,这是时代的呼唤,人民的期盼。

“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只有改革开放才能发展中国、发展社会主义、发展马克思主义。”

“开放带来进步,封闭必然落后。中国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

——习近平《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报告》

一 先声

任何的社会变革总是思想先行。而振聋发聩的文字,往往会引发全社会的震撼,从而开启一个时代——

1978年5月11日,《光明日报》发表本报特约评论员文章《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以下简称《实践》)。

彼时的中国,刚刚结束长达10年的“文革”,“左”的影响依旧强大。“两个凡是”和“以阶级斗争为纲”仍然占据政治和意识形态的主导地位。《实践》一文无异于晴天霹雳,立刻引发真理标准问题的大讨论。

文章指出,检验真理的标准只能是社会实践,理论与实践的统一是马克思主义的一个最基本的原则,任何理论都要不断接受实践的检验。这是从根本理论上对“两个凡是”的否定。《实践》无疑是思想解放的先声。

同年的9月22日,上海市工人文化宫首演工人剧作家宗福先编剧的话剧《于无声处》。这部声讨“四人帮”的剧作一经公演,便燃爆沪上,几天后《文汇报》发表通讯介绍该剧并刊登了剧本全文,更使得一票难求。11月14日,宗福先和《于无声处》剧组到达北京,就在进京首演的当天,《人民日报》头版头条刊登消息:北京市委宣布,1976年的“天安门事件”完全是广大人民群众为悼念敬爱的周总理的革命行动。11月19日,《于无声处》走进中央工作会议的会场,为参加会议的212位中央领导作专场演出。

如果说《实践》打破了理论的坚冰,那么《于无声处》就是田野的惊雷。自上而下同频共振的变革期盼就要越过1978年的寒冬,走向春天。

1978年11月10日,中共中央召开工作会议。这次历时36天的会议原本准备讨论经济工作,最终开成了一次全局性的拨乱反正的会议。

12月13日,复出不久的邓小平同志在会上发表讲话,《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如果现在再不实行改革,我们的现代化事业和社会主义事业就会被葬送。”

1978年12月18日,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隆重召开。全会确立了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果断停止使用“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口号,作出把党和国家工作重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实行改革开放的历史性决策。

历史永远会牢记这个日子!

这是一次伟大的转折,这是一次嘹亮的唤醒,古老的中国,推开了一扇眺望世界、变革求新的大门。

同时,这也是一次艰难的转型,一次观念的重建。

进入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在改革开放的政治、经济大盘下,社会生活呈现出广阔而复杂的特性,一切固有的价值观念在转型期风云激荡,个体命运、人的价值被空前关注。

1980年5月,署名潘晓的一封群众来信《人生的路为什么越走越窄》刊登在《中国青年》杂志,随即引发长达近一年的全国关于人生观的大讨论。

1982年7月,第四军医大学员张华为救一位失足粪坑的69岁老农牺牲,同样引发全国性大讨论:大学生牺牲生命救一个老农值不值得?

站在今天的坐标回看这两次大讨论,关于“人生之路窄与宽”、“值不值得”的争论,也许是荒诞的,但它映射着那个转型初期的语境。如果从另一个角度考量,这恰是一种极大的社会进步!

改革的一切都是为了生产力的解放,或者说是人的个性的最大解放。中国40年的改革开放,正是从“真理标准”、“窄与宽”、“值不值得”、“姓社姓资”的疑问和争论中走向寻求变革、寻求个性解放、寻求创造的过程。

大幕开启,风云际会——

二 先试

1978年11月24日夜。安徽省凤阳县小岗生产队。一间破草屋里。18个衣衫褴褛、面呈菜色的农民,在一盏昏暗的煤油灯下,面对一张契约,一个个神情紧张地按下血红的指印,并人人发誓:宁愿坐牢杀头,也要分田到户搞包干。

1978年以前,已经实行了20多年的人民公社制度把全国农民牢牢地拴在土地上,“大锅饭”的弊端毕现无疑,农业效率的低下到了让农民无法生存的地步。

小岗,如同全国千千万万个村落一样,只是寂寞蛰伏于凤阳县的一个小村庄,按生产队的统一步调劳作于田亩,幻想着丰衣足食。

不同的是小岗村是远近闻名的“三靠村”——“吃粮靠返销、用钱靠救济、生产靠贷款”,每年秋收后,几乎家家户户敲着“著名”的凤阳花鼓外出讨饭。

1978年的安徽,从春季就出现了旱情,全省夏粮大减产。

小岗村的农民走投无路,18条汉子签下“投名状”。

这份后来存于中国国家博物馆的大包干契约,被认为是中国农村改革的“第一枪”。

出人意料的是这“第一枪”竟十分地响亮:第二年小岗村就实现了大丰收,第一次向国家交了公粮,还了贷款。

时任安徽省委书记的万里敏锐地看到了中国农村的希望,在他强力主持下,小岗村大包干经验一夜之间在安徽全境遍地推广。此后,以“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命名的中国农村改革迅速蔓延全国,给中国农村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1980年9月30日。北京。靠近华侨大厦和中国美术馆附近的翠花胡同被挤得水泄不通。一家个人开办的名叫“悦宾饭馆”的饭店吸引了无数围观者,有抱着小孩儿来看热闹的,有排队争着尝鲜的;有中国人,还有外国人。

一天下来,女老板刘桂仙数着面额不一的纸币、硬币:38元。这差不多是当时一个高级工人的月收入。之后,她这里“外宾”不断,美国合众国际社记者在一篇报道里称:在共产党中国的心脏,美味食品和私人工商业正在狭窄的胡同里恢复元气……

悦宾饭馆,如同早春的嫩芽,从坚硬的胡同里冒了出来,成为改革开放后北京第一家“个体餐馆”。

如同小岗村18位农民战战兢兢按下红手印,刘桂仙开餐馆前同样忐忑不安,她的老伴郭培基曾说,“没有改革开放,谁要提出这件事来,‘文化大革命’得给批判了,弄不好就是反革命。”

任何的先行先试都考验着试水者的勇气,而勇气更多的是来源于政治空气中有益的负氧离子。

改革给国人释放了巨大的可能,开放给外企带来了巨大的机遇。

1978年,松下电器成为第一家进入中国的外资企业;1979年,可口可乐重返中国;1979年,IBM在与中国中断联系近30年后,再次来到中国;1980年,丰田汽车公司在北京设立代表处,开始进入中国市场;1987年,肯德基在北京前门开第一个门店……

几年之后,这些试水中国开放政策的企业在中国赚得盆满钵满。

发祥于小岗村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四川等地的扩大企业自主权试点,翠花胡同的悦宾饭馆,两天半建起一层楼的“深圳速度”,蛇口工业区“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的口号……

国有企业股份制改革起步、乡镇企业异军突起、“私营经济是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的补充”载入宪法、设立经济特区、对外开放14个沿海港口城市……

从农村到城市,从集体到个人,从个案到全局,改革大潮风起云涌,涌动着生产力的释放,释放着强国富民的愿景。

“原大则饶,原小则鲜。上则富国,下则富家。” 

改革开放,便是强国富民的不竭源泉——

三 先富

1979年夏,北京前门箭楼西侧,汗流浃背的外地游客端起粗瓷蓝边大碗,咕咚咕咚喝下散发着茉莉清香的茶水,那股透心的滋润不亚于今天的冰镇雪碧。

这是一个茶摊,木板架起的几张条桌和板凳,一个炉灶,几把水壶,几大摞粗瓷大碗,一块手写的“青年茶社”牌子。

这就是后来蜚声中外的两分钱一碗的前门大碗茶。

“前门大碗茶”从一个地摊,发展到今天集演艺、餐饮、休闲于一体的“北京名片”老舍茶馆,其间折射出的恰是改革开放一路前行的轨迹。创业者尹盛喜已去世多年,他的女儿、老舍茶馆现任掌门人尹智君回忆起往事,历历在目:父亲尹盛喜当时是北京大栅栏街道办事处供销组组长,是个街道干部。1979年初,大批知青陆续返城,父亲接到任务——要解决20多名返城知青和待业青年的就业问题。“我觉得他也是被逼到一定程度了。他发现一到夏天,外地人来北京去天安门广场,会拿浇花的皮管子来解渴,如果在这儿卖特别便宜的茶水,那肯定会有市场,他就想能不能卖二分钱一碗的‘大碗茶’带领知青创业。”

尹盛喜贷款1000元,置办了炉灶、水壶、大碗、大缸、条桌和板凳,“青年茶社”开张第一天就赚了60多块钱,到年末,茶社净赚11万元。

以农耕为生的民族,几千年来始终与“贫穷”结伴相行。改革开放之初,“贫穷”让中国人燃起了对富裕的渴望。

“下海”,是当年的一个热词,许多人放弃党政机关的“铁饭碗”“金饭碗”,“扑通一声”投身商海。

尹盛喜便是那千百个“扑通”者。但是第一个“吃螃蟹”的,总要承受一些冷眼和怀疑,就连自己的家人也不例外。“不做干部开地摊,当时觉得真丢人,出门都绕着他的摊子走,学校填表,写父亲身份时都要捂着,不好意思让同学瞅见。”尹智君说。

当大多数人还在计划经济的温室里观望时,最先从国有单位“下海”者确实有一番“弄潮儿”之雄风。

“计划与市场”“姓‘社’还是姓‘资’”,这个羁绊中国改革的历史性难题,在1992年的春天给出了全新的答案。

“社会主义也可以搞市场经济。”邓小平视察南方时发表的重要谈话,在事关中国道路向何处去的又一重大历史关头,为全党指引了方向。

随后,400多份约束经商的文件修改或废止,大批体制内的人士和知识分子投身私营工商界,可谓“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冯仑下海了、潘石屹下海了……几年后他们成了叱咤业界的亿万富翁。据统计,仅1992年,告别体制内生活下海“淘金”者12万多人。

1993年11月,十四届三中全会,审议并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构建起基本框架。

“把社会主义基本制度和市场经济结合在一起,这是中国共产党的一个伟大创举。”中央党校教授辛鸣说。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步入新阶段。一场波澜壮阔的制度变革,由此开启。

国有企业改革全面推开。制定公司法、实行资产重组、建立现代企业制度,为构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打下坚实基础。

非公经济得到发展。1999年九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通过的宪法修正案中,个体私营经济的地位从公有制经济的“补充”上升为“重要组成部分”。

坚冰再次被打破!

没有这样的破冰,也许就没有今天的马云、李彦宏、王健林……

没有刘桂仙、尹盛喜们的先富,也许就没有今天狂扫国外市场的中国大妈……

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

富则兼济天下——

四 先导

“至治之极,邻国相望。”

2017年5月14日,“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在北京开幕,来自130多个国家的约1500名各界贵宾作为正式代表出席论坛,来自全球的4000余名记者注册报道此次论坛。

2013年9月,习近平总书记到访哈萨克斯坦,首次提出“一带一路”倡议。

“一带一路”将世界几乎四分之三的人口联系团结在了一起,开创了跨境交流、投资和企业合作的全新体系。

改革开放之初,我们仰望世界。40年后的今天,我们有责任、也有能力站上世界舞台的中央。

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经济保持中高速增长,在世界主要国家中名列前茅,国内生产总值从54万亿元增长到80万亿元,稳居世界第二,对世界经济增长贡献率超过30%。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深入推进,经济结构不断优化,数字经济等新兴产业蓬勃发展,高铁、公路、桥梁、港口、机场等基础设施建设快速推进。农业现代化稳步推进,粮食生产能力达到1.2万亿斤。城镇化率年均提高一点二个百分点,8000多万农业转移人口成为城镇居民。区域发展协调性增强,“一带一路”建设、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发展成效显著。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大力实施,创新型国家建设成果丰硕,天宫、蛟龙、天眼、悟空、墨子、大飞机等重大科技成果相继问世。南海岛礁建设积极推进。开放型经济新体制逐步健全,对外贸易、对外投资、外汇储备稳居世界前列。

40年来,中国坚持“发展是第一要务”,聚精会神谋发展,以增进民生福祉为使命,丰硕成果惠及13亿中国人民,让广大人民有了实实在在的获得感。因为中国本身即拥有世界约五分之一的人口,所以中国国民富裕程度的显著提升便是人类社会均衡发展和进步的重要成就。

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的:“世界繁荣稳定是中国的机遇,中国发展也是世界的机遇。”中国40年的长期快速发展,不仅成为世界经济增长的强大引擎,拉动了世界经济的温和复苏并走向稳健增长,而且在关键时刻,以其负责任大国的担当,对于世界经济成功克服危机和挑战作出了极为显著和举世公认的贡献。

40年改革开放,中国不仅以自身发展直接为世界作出了巨大贡献,而且胸怀天下、立己达人。在发展道路上一步一步走过来的进程中,中国改变了自身,惠及了世界。

“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

五 先进

作为农业大国,千百年来,治国理政者无不从三农入手谋划全局。

2012年12月底,刚刚担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习近平,踏雪来到革命老区河北省阜平县慰问农村困难群众,这是他上任后第二次外出考察,第一次是改革开放的前沿广东。

由改革开放的前沿到国家级贫困县,总书记的视野既高远又朴实,时刻把群众的冷暖放在心上,时刻把改变贫穷落后面貌当成第一要务。

由此,精准扶贫、精准脱贫战役打响。

仅仅五年时间。“脱贫攻坚战取得决定性进展,6000多万贫困人口稳定脱贫,贫困发生率从百分之十点二下降到百分之四以下。”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上,自豪地向世界宣布。“让贫困人口和贫困地区同全国一道进入全面小康社会是我们党的庄严承诺。”习近平同时强调。  

1981年,党十一届六中全会对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做了规范的表述:“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近40年来,这一表述基本没变。

2017年,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强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

这一全新的表达,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基于我国发展新的历史方位提出的重大战略判断,深刻揭示了我国基本国情的新特点新内涵新变化,为新时代我们党制定一系列重大方针政策提供了基本依据。其先进性不言而喻。

带领人民创造美好生活,是我们党始终不渝的奋斗目标。 

初心不改,未来可期!

北京晨报记者 李砚洪 陈琳

     责任编辑:cbb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