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是编辑决定我们读什么,而不是我们自己?

核心提示: 机器算法没有价值观,但它的规则却是价值观最直观的体现,又因为人工智能无可限量的强大,在执行规则,履行价值观方面的效率远超人工。机器算法只是工具,用好用足机器算法,才能更好地管理互联网。

好莱坞大片《终结者》系列中,“天网”系统统治人类的时间是2029年。但不用害怕,在电影中,人类早在1997年8月29日,就在“天网”操纵下发动了核战争。

众所周知,人类安然度过了这一天,也同样顺利跃过被诅咒的1999年和2012年。没人会相信,2029年人类会臣服于机器的权杖下。

从18世纪开始,人类发起了3次技术革命:蒸汽机、电力乃至从20世纪四五十年代开始的信息。半个多世纪后,没人会否认我们正处于一个信息社会。只是,人工智能在越来越多的领域成为主角。

10月18日,谷歌人工智能团队公布了Alpha Go的升级版AlphaGo Zero。AlphaGo曾横扫人类顶尖棋手,天下无敌。AlphaGo Zero对阵Alpha Go,则是100:0的压倒优势。世界顶尖棋手养成需要十年苦练,AlphaGo Zero达到目前的战力,只需要3天。

机器不一定带来福祉,但更多的福祉只能来自更多的机器。在资讯领域也是如此,所有机器算法遭遇的诟病,都可以用来诟病人工编辑。机器无法自证清白,但只要机器足够优秀,所有促使人工编辑更加清白的规则,都可以适用于机器。从这个角度看,唯有以更先进的机器算法,才能克服机器算法的弊害。

今日头条创始人张一鸣曾表示,低俗有害信息是伤害今日头条商业利益的。这肯定是实情。 何为“低俗”,原本并无公论。这让一家商业公司抵制“低俗”的义务,显得模糊不明。那么,这些义务的来源和标准是什么?取最大公约数,这个标准应以法律法规和公序良俗为限。今日头条自从创立之后,就一直封禁不良信息及账号,依据的就是这个标准。遗憾的是,那些批评者却几乎没人依据同样的标准,来审视今日头条。

人力的堆集,并不必然导向更美好的价值观。今日头条拒绝医疗广告,不许任何一家医院做品牌宣传。在传统媒体,医疗广告曾经是十几年内都是收入的大头,却很少有人说不,因为那是“更有价值观”的人编发的。

一些评论者还忽略了,今日头条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公布处罚公告,清除制造虚假信息、剽窃他人作品,以及其他违法违规的内容和账号;用户在最近5 天的今日头条 App 内阅读过的内容,如果被证实为谣言,系统将第一时间在信息流中为其展示辟谣。

机器算法没有价值观,但它的规则却是价值观最直观的体现,又因为人工智能无可限量的强大,在执行规则,履行价值观方面的效率远超人工。如果我们承认资讯产品应该以“促进信息高效流动”为圭臬,就得对传统的信息展示方式提出质疑:为什么是编辑决定我们读什么,而不是我们自己?

今年,今日头条在内容建设方面投入达到15亿元,这是去年60亿收入的25%。是国内对内容建设投入最大的信息平台。对这样的平台来说,无论是低俗和违法信息,还是个别自媒体作者的抄袭搬运,都有损平台重金构筑的版权壁垒,也为运营造成极大困扰和风险。这些锅,都不是机器算法应该背的。它也背不动。

毋庸讳言,机器算法按照个人需要和偏好推送信息,是可以收获更多流量和停留时长。但这也让个人的信息自由权利,在某种程度上得以实现。援引“信息茧房”理论展开的批评,都有意无意忽视了这种权利,急于将他人视作需要再教育的对象。这种妄自专断,才更易制造“信息茧房”。

从产品结果来看,任何承载数亿计用户的资讯产品,都不可能靠“信息茧房”来维系。相反,用户和信息在互联网平台上高度聚合,也会极大提升有关部门管理规范互联网信息的效率。随着机器算法越来越智能,对于不良信息的识别和处理也会越来越有效。

在这方面,阿里巴巴就有不错的先例。每一年,阿里巴巴要投入2000人、10亿元开支,利用大数据精准打击假货。2016年一年,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就排查出4495个销售额远大于起刑点的制售假线索。

遗憾的是,通过公开信息能够确认这些线索被刑事立案并判决的,只有33例,不足1%。当一些人惯于将电商平台等同于售假平台时,却忽视了网下售假不断在往线上迁移,以及中国以前制假售假更加泛滥的事实。

今年两会期间,马云呼吁像打击醉驾一样打击制售假行为,舆论纷纷点赞。大家都相信,在中国,阿里打起假来最有效率。阿里平台上的交易越多,通过人工智能和人力调查发现假货、打击假货的效果就会更大。

在之此前,广袤的国土,巨大的城乡和区域差异,不同的消费水平和偏好,不一致的执法口径和水平,都使得中国式打假事倍功半。然而,电子商务改变了这一切,也改善了中国的消费环境。

资讯平台的发展当然也会遵循同样路径。互联网不良信息最泛滥的时期,恰恰是门户网络时代,人力无力尽数查删相关信息。但移动互联网时代,机器算法则能最大程度弥补人力之所不及。对资讯平台的监管,本质是管人。机器算法只是工具,用好用足机器算法,才能更好地管理互联网。

拒斥机器算法,美化曾经的门户时代,是太健忘,而且是怀着某种小心思的健忘。今天在今日头条上遇到的所有问题,在媒体的“黄金十年”中都存在过。

当然,目前对机器算法的疑虑都在情理之中。就像几百年来,人类对于各种机器的质疑一样。机器只有证明自己的价值,才能被更大范围地接受。人工智能的飞速发展,将加速这个过程。所幸,我们都将见证这一切。

在十年前,晚至五六年前的北京地铁上,经常有人在贩卖“刘德华被枪杀”小报。今天,56岁的刘天王不再是流量担当。地铁上别说小报,就连看大报的人都几乎没了。人们浏览着手中的信息流和直播,等待抵达目的地的提醒。

我看到有评论说,那是因为曾经的地铁小报,都去今日头条上了。——作为一句机智的俏皮话,很漂亮,但枉顾的一个事实是,几乎所谓严肃传统媒体,也都去今日头条了。

和以往不同的是,今天,有算法帮我们剔除掉 “刘德华又被枪杀”的噩耗了。

声明:北京晨报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责任编辑:张曦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