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雷演员要做作品和人物的收藏家

核心提示: 王雷也直言,《爱人同志》拍的时候就不被市场看好,或者说播出时仍然不被看好,但这不重要,“不能说拍什么戏都考虑到商业价值,文艺作品不能被商业绑架,不能被资本绑架。市场上有流量型演员,就更有我这种演员存在的价值。”

记得上次面对面采访演员王雷还是6年前,当时电视剧《永不磨灭的番号》正在热播,王雷虽然在剧中出演英姿飒爽、沉稳淡定的军官,但生活中的王雷完全是个东北大男孩,聊起天来大大咧咧、百无禁忌;如今他和妻子李小萌联袂主演的电视剧《爱人同志》刚刚热播完,再次接受采访的王雷成熟了不少,时而会蹦出“我想想这句话我该不该说”或是“让我想想怎么说”……这五年对王雷来说变化不小,拿了金鹰奖、当了父亲,还首次导了话剧,但他表示自己对作品的选择和要求始终没有变过,“还是想多拍些既有影响又有意义的作品吧,像《金太狼的幸福生活》《平凡的世界》,演员不能做唯物质金钱的资本家,演员要做作品和人物的收藏家,这才是演员职业的意义。”

《平凡的世界》   饰演孙少安

《十送红军》饰演贺坚

《风华正茂》   饰演毛泽东

《金太狼的幸福生活》   饰演金亮

《最后一张签证》饰演普济州

作品视角多偏宏大 都市剧好本子匮乏

《爱人同志》刚刚在央视八套落幕,这部聚焦上世纪20年代革命者青春和成长的剧在很多人看来是主旋律作品,但在王雷看来,即便是主旋律作品,也绝对不是那种教条式的、空洞的、只看见口号看不见故事和人物的戏,这也是他愿意接拍的原因。“是麦秋实这个人物感动了我,我刚拿到剧本时就看的是他的那段刑场独白,我看得痛哭流涕,觉得从表演上我有发挥的空间。拍《平凡的世界》时候也是,我想象不到我能演孙少安,想象不到那个戏会让我得奖,想象不到给我带来的一切的荣誉。其实拍的时候没想那么多,反而让你获得特别多,所以说还是要回归初心,想想我为什么要做演员!”

而王雷愿意接拍《爱人同志》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妻子李小萌,这对现实中的夫妻在剧中出演革命伉俪。聊到夫妻合作的感受,王雷用“双刃剑”形容,“跟其他女演员演,我的精力主要在自己身上。跟小萌演,我也得帮她把把关,我的心思会分散,花的精力比较多。”王雷说,妻子还是很信任他的业务能力,两个人的表演理念也没有太大分歧,因而不会出现特别激烈的争执。

从《十送红军》《平凡的世界》《最后一张签证》再到《爱人同志》,王雷近些年的作品都是偏宏大题材,越来越少主演《金太狼的幸福生活》这种接地气的都市剧,“像‘金太狼’这样的好剧本太少了,这也是我接主旋律作品的原因,实在受不了像《谈判冤家》那种现编词的都市剧。”王雷强调说,一个非常成熟的剧本是他接都市剧的前提。“我对自己接戏没有量的要求,如果一年没有值得拍的,我一年都可以不拍,我可以回剧院去演话剧;如果一年有四个戏都值得拍,假如《红高粱》《北平无战事》《平凡的世界》仨戏都找我了,而且我的档期都能排开,我一定都拍。”

《爱人同志》曾搁置七年 全因资本市场商业为重

导演毛卫宁此前曾透露,《爱人同志》因为不被投资方看好而搁置了七年之久,后来《十送红军》和《平凡的世界》相继播出且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和口碑才让投资方看到严肃的现实主义同样可以被年轻观众接受,于是才决定要完成《爱人同志》。

王雷也直言,《爱人同志》拍的时候就不被市场看好,或者说播出时仍然不被看好,但这不重要,“不能说拍什么戏都考虑到商业价值,文艺作品不能被商业绑架,不能被资本绑架。但是毫无疑问,商业市场现在还是绑架着作品,所以现在更需要像郑晓龙、侯鸿亮、毛卫宁这样一线的主创团队来改变现状;小的制作团队不会考虑,他们真的会卖不出去,他们必然选择投机的、以小搏大的题材。”至少从演员的层面,王雷始终不愿意单纯为了市场、为了人气或是为了流量而拍戏,“我这两天一直在想,演员到底是什么?我总结了一句话,演员不能做唯物质和金钱的资本家,演员要做作品和人物形象的收藏家。到老得演不动的时候,你还有那么多人物陈列在艺术生涯的长廊里,这才是演员的真正意义和该有的人生。你到时候说你有多少个亿,有意义吗?没有!”

然而,一个必须承认的现实是,IP、流量等已经成为市场的重要指标,故事和人物反而变得不再重要。面对这种本末倒置的行业现象,王雷的信念始终没变,“你要相信真正留存在观众心中的不是流量、不是排名,而是作品和人物。有句话说得好:鹰可以飞得比鸡低,鸡永远飞不到鹰的高度。市场上有流量型演员,就更有我这种演员存在的价值。”

玄幻仙侠不会接拍“触网”作品不想跟风

从中戏毕业到考入北京人艺,从站在犄角旮旯的小演员到和冯远征、吴刚一起演《哗变》,王雷用了三年时间。进入电视圈后,第一部戏就是杨亚洲的《大浴女》,然后就遇到了伯乐郑晓龙,连续拍了《金婚》《春草》和《我是老板》,一时间被郑晓龙戏称为“龙男郎”,王雷算是非常幸运的。“《金婚》我演蒋雯丽的儿子,总共才40场戏,那戏播完后走到大街上人都喊我大宝,我觉得我‘出来’了。‘出来’简单,关键是‘出来’之后你怎么样保持你的创作状态更重要,我得让我的师弟师妹们看到,走正剧走情怀的路子能走通,能拿金鹰奖最佳男主角(《平凡的世界》)。”

怎样保持自己的创作状态呢?王雷的原则很简单:玄幻、鬼怪、仙侠绝对不会去拍,因为他不知道怎么演。“不管跟多火的女演员搭档,都不会吸引我,因为没有价值。以前也有记者问我为什么不演《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他们说会圈粉啊,粉丝多了就会有流量啊,会有商业价值啊,代言广告多了钱挣得也多……我说,那归根结底还是‘钱’啊。我微博只有130多万粉丝,我敢说都是活的,另外我更多的粉丝是我的观众,他们可能不上微博,但他们在关注我的作品。”

不过,王雷对网剧的态度显然是更乐观开放的,“网剧当然不排斥,这两年的制作水准有了很大的提升,如果《白夜追凶》和《无证之罪》找我,我肯定演。我本身就很喜欢探案题材,一直也想演而没有演;恰恰演了自己原本并不感兴趣但发现自己演得还不错的人物,像《平凡的世界》孙少安,我觉得这是我作为演员的价值。将来《围城》如果再翻拍,我想演方鸿渐,不敢和陈道明老师比较,而是向陈道明老师致敬。”

王雷透露,现在倒是有犯罪探案的本子找到他,但他又不想接了。“因为《白夜追凶》和《无证之罪》后面跟风了一大堆,但九成都是投机的,想蹭热度,哪哪都不太对,这就绝不能去拍。任何时候都一定要占得先机,去拍打头阵的作品,所以,有时候也要靠运气,不可预知,要等待。”

北京晨报记者 冯遐

     责任编辑:cbb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