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丽娟,传统要继承也要传播

核心提示: 对蒋丽娟来说,绣花鞋并不只是一个工艺品,还是文化的载体,她说:“很多人买绣花鞋,本身并不是为了穿,而是收藏,但单纯的一双鞋,恐怕无法让人了解它的文化背景。”

和苏绣等闻名海内外的四大名绣相比,京绣的名气并不小,作为曾经的宫廷刺绣,京绣有着复杂的技法和严格的工艺要求。然而,和所有传统的手工艺一样,京绣也经历着现代化冲击,尤其是一些冷门的刺绣品种,比如绣花鞋,在今天早已经失去了实用的价值,但它背后的工艺和传统,仍旧值得探索和传承。

作为手工绣花鞋第五代传承人,已经62岁的蒋丽娟说:“社会在发展,人在一辈辈地传承,文化也不应该断绝,应该让后来的人们知道,我们曾经有过什么样的生活,留下过什么样的记忆。”

蒋丽娟

高级工程师,高级工艺美术师。第五代手工绣花鞋传承人。十二生肖鞋、三寸金莲鞋被国家旅游局授予银奖,虎头鞋系列被团中央授予中华民族传承特别贡献奖。2002年参加北京文化澳、新行,虎头鞋被新西兰蒂帕帕国立艺术博物馆收藏。2004年被法国巴黎万国博览会授予世界特别大奖。被市科委市妇联授予京都巧娘,巧娘工作室、艺术家庭,绣花鞋和中式盘扣已被评为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被评为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传承人,2014年被东西方艺术家协会(纽约)授予终身成就奖。

为传统放弃职业

从小跟着母亲学习女红刺绣,蒋丽娟有一手刺绣的绝活儿。长大后,她成了一名高级工程师和高级工艺美术师,走遍世界的她,觉得应该为刺绣做点儿什么。于是,在2001年,她办理内退,专门做起了刺绣的工作,并且申遗成功。

蒋丽娟擅长古代的三寸金莲鞋、儿童的虎头鞋等,她的鞋曾经多次登上过国内外各种博览会,她自己也多次远赴海外参加展览。蒋丽娟说:“外国人把绣花鞋叫中国鞋,可实际上,现在中国人了解绣花鞋的也不多了。和其他的传统手艺相比,绣花鞋的处境可能更困难,它的实用价值已经很小了,尤其是成年人,有多少人还会穿纯手工的绣花鞋呢?”为了传承绣花鞋的手艺,蒋丽娟读了很多书,搜集了很多资料,写过文章,也写过书,她说:“有些东西再不整理,可能就慢慢被人遗忘了。”

每幅图都有故事

在刺绣领域中,京绣虽然没有如四大名绣那样声名远扬,但同样是不可忽视的一派。蒋丽娟说:“京绣是宫廷绣,有很多特殊的规矩和要求,从选材、到技法、到图案等都有规矩,比如说使用的缎子,以库缎为主,线则多选绒线,图案上要求图必有意,纹必吉祥,具体到鞋,多用福、禄、寿、喜、财等字样。”

对蒋丽娟来说,绣花鞋并不只是一个工艺品,还是文化的载体,她说:“很多人买绣花鞋,本身并不是为了穿,而是收藏,但单纯的一双鞋,恐怕无法让人了解它的文化背景。”为此,蒋丽娟为她的每一双鞋,都配一个相应的故事,并且是中英文双语版的。她说:“比如一幅金鱼的图,可以配一个小小的故事,告诉人们,金鱼原产于中国,它的来龙去脉是怎样的。”

自己设计大礼包

刺绣的公益大多是传统的手法,但弘扬传统的方法,却并不拘泥于传统,除了作为工艺品展览和销售之外,蒋丽娟还想了很多方法来让人们接受绣花鞋,比如“儿童大礼包”,她把虎头鞋、虎头帽、虎头枕、肚兜、斗篷、百家衣、百家被、弟子规、道德经等做成一个大礼包,让人们可以拿来赠送亲友。蒋丽娟说:“大礼包是我自己设计的,里面的东西都是小孩儿能用的,虽然不全是刺绣,但除了书籍,其他的都是纯手工制作的。一方面比较全面,另一方面文化内涵非常丰富,比如百家衣、百家被,过去孩子出生时,父母到亲友邻居家要一块块的碎布,回来缝成衣服被子,象征百家的福气,有关系特别好的,会送紫色的布片,取紫气东来的吉祥寓意。”

寓意很好,但是否真的会有人用呢?蒋丽娟觉得:“哪怕就是穿着照个相,又收起来,也很好,至少这也是一个了解传统文化的机会,而且拿来送礼,也很合适,有文化味儿。”北京晨报记者 周怀宗

     责任编辑:zy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