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玏 《我爱我家》是80后的集体回忆

核心提示: 杨玏:决定参加这个节目的时候,节目组问我要是第一轮能够晋级的话,第二轮你会选三个老师中的哪一个来一起表演。杨玏:我对《我爱我家》的这个情结,其实不是小时候播的时候或者录制的时候结下的。

从最初以“星二代”的身份在娱乐圈崭露头角,到《大丈夫》中出彩的小配角再到《小丈夫》中成为大男主,转眼间杨玏已经入行8年,渐渐走出了父亲杨立新的光环,成为难得的能够独当一面的“星二代”。上周六晚,杨玏现身浙江卫视每周六晚热播的综艺节目《演员的诞生》,并促成了“《我爱我家》24年”的重聚,宋丹丹、杨立新、关凌、梁天、沈畅等共同现身经过节目组“一比一”还原的客厅主场景,一时间掀起重磅“回忆杀”。杨玏近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揭秘了这场重聚背后的故事,也分享了作为80后的他对于《我爱我家》的深深情结。

杨玏此前没参加过综艺节目和真人秀,因为他自认为没什么综艺感。此番来上《演员的诞生》,主要还是演员之间切磋演技,用杨玏的话说,“这既是自己的本行,又有点在安全范围之外,这种感觉让我挺兴奋的。”和影视剧不同的是,这个节目要求参加PK的演员们在短时间内讨论剧本、磨合戏份、上台表演……杨玏说这对自己来说是非常棒的工作体验。

在上周六的节目中,杨玏和王亮(王小利之子)表演的剧目是《半路兄弟》,一对没有血缘关系的重组家庭的兄弟,从冷漠、误会到解开心结,整个过程一气呵成,打动了不少观众。最终,杨玏胜出,获得了向宋丹丹挑战演技的机会。不过,杨玏却打破了节目组惯常的流程,没有和导师宋丹丹共同挑选一个剧本,而是选择了给宋丹丹一个惊喜,借由《演员的诞生》促成了“《我爱我家》24年”的重聚,而这一熟悉又让人些许感慨的场景成为了上周最热门的话题。

■对话

北京晨报:作为在现场见证“24年重聚”的一分子,当时你是什么心情?

杨玏:当他们几个《我爱我家》的演员重聚在这个节目的舞台上时,我心里的真实想法是,你们千万别跟我说话,你们就聊你们的,我就在旁边安安静静地看着。因为作为一个《我爱我家》的“脑残粉”,我觉得那是一幅特别美好的画面。可能对于90后,或者是年纪更小的观众来说,看到那一幕不会有特别强烈的感觉,但是对于80后,尤其是北方孩子来说,这件事简直太值得流泪了。那个瞬间让我变得特别感性,特别感动,我当时就想你们聊你们的,你们演你们的,我能够借这个节目促成这一切,甚至这一刻能够在旁边看着,就已经非常满足非常幸福了。

北京晨报:这次促成《我爱我家》重聚,付出了很多努力吗?可以讲讲过程吗?

杨玏:决定参加这个节目的时候,节目组问我要是第一轮能够晋级的话,第二轮你会选三个老师中的哪一个来一起表演。我说要让我直接选的话,我肯定会选丹丹老师。因为她对我是最熟悉的,我对她也很了解,而且我个人还有点儿小慢热,我们两个在排第二环节节目的时候,肯定会无缝衔接,不会额外需要一个熟悉彼此的过程,于是基于第二轮我会选择宋丹丹老师。节目组又从“好看”的角度提了一个建议说,“那不如我们到时候就把《我爱我家》的几个主演都请过来,来一次大重聚”。我当时的想法是,无关输赢,即使不能进入第二轮,只要能通过这个节目,让几个主演,包括我爸,来一次重聚,这个节目对我来说就非常圆满了。于是,在节目组的帮助下就把我爸、梁天老师、关凌姐、畅姐他们在录制前给集齐了。

北京晨报:听说原本节目中要演一出《我爱我家》的番外篇,却没能实现,是什么原因呢?

杨玏:对,因为按照赛制,第二轮确实是要和丹丹老师一起演一出戏,按照一开始我和导演组沟通的预备方案是,在不改变他们几个主演在《我爱我家》这部剧中角色的情况下,我要怎么加入进去呢?原本我觉得以他们几位互相了解的程度和表演经验,一定能做一个特别好的小短剧,所以我对这件事一点儿都不担心。不过,当这件事真实发生的时候,我们每个人当下的情绪都非常激动,在我看到那么多年没有在舞台上正式团聚的“家人”时,我的想法是,我的参与已经不重要了,这个比赛已经没有了比赛的性质了,我觉得大家在一起,不管演什么,以什么形式来演,都不重要,开开心心,享受那一刻的感动就是最有意义的事情。

北京晨报:以你的年纪,《我爱我家》播出的时候你才六七岁,为什么会对这部剧如此有情结?

杨玏:我对《我爱我家》的这个情结,其实不是小时候播的时候或者录制的时候结下的。我小时候确实去过《我爱我家》的录制现场,所以才有了那张流传颇广的我和关凌姐,还有巴图的照片。当时我跟我妈一起去看录制,她坐在观众席里乐得前仰后合,我还问她:“你们都乐什么呢,你们大人都乐什么呢?”我那个时候其实是完全理解不了这个剧里面的笑点和情节的。我真正理解并且喜欢上《我爱我家》是我在英国读高中时,那时候生活比较枯燥,有一次返校的时候带了一套《我爱我家》的盘。当时认认真真从头到尾看了,不仅觉得特别好,而且还勾起了好多关于儿时、北京的记忆,这对于一个在异国他乡正在形成完整自我意识的青少年来讲,真的意义重大。

北京晨报记者 冯遐

     责任编辑:cbb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