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小刀

核心提示: 因为,从父母的口中,我不仅明白了自己的错误行为,而且也知道了那五元钱的实际分量——它能买一斤猪肉,并且足够使我们全家人,美美地吃上几顿香喷喷的肉馅饺子!如今,几十年过去了,现在的我已人到中年,但每想起这件事,心中总有一丝内疚,屁股仿佛还在隐隐作痛。李庭义

记得我小的时候,全家六口人,只靠父亲每月几十元的工资维持生活。那时,我特别想有一把属于自己的削铅笔用的小刀。于是有一天,胆大的我趁家中无人,悄悄地从抽屉里拿走了五元钱。

当我把手中的钱,高兴地举到售货员阿姨面前时,没想到,她不但不收钱,而且还严肃地质问我“钱是哪来的?父母的单位在哪里?”在阿姨的再三追问下,我不得不如实回答。最后,接到电话的母亲把我领回了家。虽然我早已做好了挨打的准备,但我没有料到,父亲的惩罚竟如此之重,我的屁股足足痛了一个礼拜。尽管如此,我却丝毫不怪父亲。因为,从父母的口中,我不仅明白了自己的错误行为,而且也知道了那五元钱的实际分量——它能买一斤猪肉,并且足够使我们全家人,美美地吃上几顿香喷喷的肉馅饺子!

如今,几十年过去了,现在的我已人到中年,但每想起这件事,心中总有一丝内疚,屁股仿佛还在隐隐作痛。李庭义

     责任编辑:liushuai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