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婆村

核心提示: 直到有一天,我扒开灌木丛正想拔草时,突然看见一条蛇蜷曲在里面,我顿时魂飞魄散,从此结束了这种找巧的拔草方式。有了这么多西瓜,我们就天天敞开肚皮吃,吃了玩,玩了吃,暑假里的生活是有趣的。我真喜欢外婆村,真爱我的老外婆。

外婆村不是哪个村庄的名字,是我对姥姥所在村的称呼。外婆村是河北平原的一个小村庄,村子布局很整齐,六条大胡同东西方向一并摆开,胡同并不是笔直的,略带弯曲的过道坑洼不平。外婆家的老宅是青砖的瓦房,外观高大气派,斑驳的木制门显示了房子的年龄,门上方挂着的“抗属光荣”的牌匾是李家几代人的骄傲。

但是里面确实简陋破旧了,我在这里度过了我的童年、青年。没有厌恶,没有嫌弃。她是我的梦境,是我的骄傲,是我的乐园。夏季的外婆村是我儿时的乐园。外公、二舅都是种瓜的把式,除了管理生产队的瓜园,外婆家自留地全部种瓜。瓜园的甜瓜又甜又面,白沙蜜真是比蜜还甜,香瓜黄澄澄的,老远就香气扑鼻。

暑假里姥爷给我编了一个小筐子,我就背着它去割草,说是割草,其实我不去正经地方,专找树丛里面去拔那些细长的草,因为里面不见阳光,土松软草细长,不用费劲就拔了。直到有一天,我扒开灌木丛正想拔草时,突然看见一条蛇蜷曲在里面,我顿时魂飞魄散,从此结束了这种找巧的拔草方式。

姥姥家的每个暑假都过得有味道,最有记忆的是1963年的暑假。妈妈带着孩子们一起回来了,那年姥爷种了很多瓜,没想到回家后就连下大雨,人们说要发洪水了,村里也做着防洪的准备。

早上,当我们还在睡梦中时,姥姥赶紧喊醒我们,说洪水进村了。我们起来到门外一看,远处一片汪洋。胡同口被很多门板隔住了,门板外就是水。胡同外南面高坡上的房屋已经泡在水中,有的已经倒塌。我想这个暑假完了,连门都出不去了。上午过去了,还好水势稳定了,除了南边倒了几间房屋,没有其他损伤。大家情绪慢慢稳定了。

第二天上午,我看见二舅拿着一团铁丝出了门,干吗去?姥爷说弄西瓜去。大水把瓜地淹没了,哪里有西瓜?我们大家跟着出去看究竟。只见二舅扑通跳进洪水中不见了,大家都提着心等着。过了老半天,远远一个人游了过来,身后拉着一个长长的尾巴。游近了,一看是二舅,那尾巴是一串大西瓜。孩子们欢呼雀跃起来。我们把西瓜抱回家,排在一间屋子的土炕上,哇,四十个呢,二舅真能。

有了这么多西瓜,我们就天天敞开肚皮吃,吃了玩,玩了吃,暑假里的生活是有趣的。那寒假呢?寒假是新鲜的热闹的。临近年关那可真热闹,姥爷总要杀猪煮肉叫大家过年的。锅里煮着肉,院里搭灶蒸干粮,有白面馍馍,有米面发糕,有黄米年糕。人很多:和面的、烧火的、上屉的、洗涮的,没有一个闲人。说笑声和着孩子们的嬉闹声,肉的浓香合着枣糕、发糕的醇香,飘向远方。这就是农家乐,这就是一曲朴实纯真的年关交响乐,可以绕梁三匝,叫人思念永远。

在姥姥家生活的年月里,我不伪装,不惧怕,无拘无束,随性自然,徜徉在爱的海洋里,好惬意的童年。在外婆村的日子总是愉快的,离开时却很不舍。我经常变换着花样闹“返程”,在外婆村也出名了。我真喜欢外婆村,真爱我的老外婆。

文图提供 辛俊秀

     责任编辑:liushuai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