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磨压碾的那些事儿

核心提示: 即使社会发展到今天,仍然可以在乡下甚至县城见到石碾的踪迹,人们出于怀旧情结抑或为吃上原生态的健康食品,闲暇时间,压点韭菜花、豆面、花生面之类的,权当改善生活或寻找当年粗茶淡饭的感觉了。

那些年,石碾和石磨曾经是乡亲们必不可少的生活工具。沂蒙山区不缺石料,能工巧匠们从大山里选择上好的青石块,精心雕琢成质量上乘的碾和磨。除了自己用,还能悄悄地换点儿零花钱。看似简单的石碾石磨,其实有很高的技术含量,石磨的上下磨盘咬合要准确,不能有丝毫偏差,否则用久了就会上下槽脱离。石碾也一样,碾滚子和碾盘结合好了,才会轻便省力,勤劳善良的沂蒙人民早就用自己的聪明智慧诠释着大国工匠精神。

印象中,在我家乡沂蒙山,村村有石碾,多数砌于村头或村中央的空旷地带。那年月,乡下没有粮食加工机器,要把收获的地瓜、玉米等变成一日三餐,必须先碾压。压碾的活络是女人的专利,傍晚收工了,女人们便夹着簸箕和扫帚,三三两两向石碾聚拢,这是村里最热闹的时候,乡里乡亲的聊着家长里短,互相帮衬着推碾,压一会儿便在碾盘上用箩筛一遍,箩出粗的继续压,直到碾成细面,如果摊煎饼用碾得很粗就可以了。暮色笼罩,村里升腾起袅袅炊烟,柴草夹杂着饭香在空中弥漫,玉米糊糊、地瓜干稀饭、南瓜粥,虽显寒碜,在今天看来都是无公害的有机食品。

和石碾不同,早些年的乡下,家家把石磨安在自家院子或偏房内,家境再差也不例外。清晨,男人挑水浇菜,女人则负责推磨,将泡了一晚上软软的玉米茬或地瓜干磨成糊子,发酵一会儿,便开始摊煎饼。人手少的孩子们也要上阵,但是睡得莽莽撞撞谁都不愿起床,吆喝好几次,才不情愿地推起磨棍,闭着眼睛机械地转圈,经常转着转着就转晕了。难怪现在聊起来,从那个年代走过来的都还心有余悸。也有家境好的不用人工,家里养头驴子,专门推磨,那么枯燥的营生驴子也有厌倦的时候,于是把驴子的眼睛蒙上,不让它分心,全心全意为主人效劳。

有点岁数的人对石碾和石磨都不陌生,那沉重的吱呀吱呀声与鸡鸣狗叫组成了乡村组曲,伴随着乡亲们走过了无数蹉跎岁月。即使社会发展到今天,仍然可以在乡下甚至县城见到石碾的踪迹,人们出于怀旧情结抑或为吃上原生态的健康食品,闲暇时间,压点韭菜花、豆面、花生面之类的,权当改善生活或寻找当年粗茶淡饭的感觉了。

文图提供 尚红云

     责任编辑:liushuai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