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秋冬的“个人史”胡歌的“独角戏”(3)

核心提示: 所以无论《猎场》收视如何,豆瓣评分如何,我都很高兴,胡歌参演了开一代先河的电视剧,让这样的郑秋冬活在了观众心里,无论观众有多少。

导演姜伟押了险韵

《猎场》

《猎场》演到现在,不如之前的预期,对此,惋惜大于失望。

已经能推断:这部剧的最大受益者是胡歌,郑秋冬的好,会悉数加在胡歌自己的“人设”上,但作为导演,姜伟押了个险韵,但愿后来的几十集,他能化险为夷。

之所以如此,问题出在“猎头”的概念上,它太窄众了,不像《欢乐颂》,《情满四合院》,上班的白领,居家的大妈,都能拿来做谈资,而谈资直接拉动收视,每天为找槽点去骂个痛快,也是观看的理由,比如《我的前半生》,不就是在骂声中飘红的吗?《猎场》不是,非职场精英插不上嘴,潜藏于人力资源中的阴谋,又很难迅速展开,即便是已经展开的,也仍旧抽象,就像胡歌去偷那个数据,虽然演出了极度惊恐,但如此惊恐的原因,却需要观众自己去想象。

而观众偏偏懒得想象,他们已经习惯了“猜你喜欢”这样服务到牙齿的现成和速效,更何况,对高端职场的想象,远比熊青春离开郑秋冬的原因要烧脑得多,所以,熊郑分手那集播出当晚,就有了剧透,号称熊得了绝症,为不拖累郑,和前男友演了一出苦肉计……

但是,绝不会有人对郑秋冬数据盗窃之后可能发生的事,做任何猜测,整个戏也因此少了余音,这一点,《猎场》也不如《潜伏》讨巧,后者你死我活的残酷,在历经对敌斗争各类作品“宣教”的观众心中,早就有了概念,想把《猎场》模拟出谍战剧效果的姜伟,在创作时可能忽视了这一点。

他太爱《猎场》了

按说,有过上佳业绩的姜伟,不应该呀?!唯一的可能是:他太爱《猎场》这个选题了,投入得太全情。

《猎场》的剧本写了五年,五年的时间呀!往好了说,足以使剧本精致无瑕,的确,剧中的诸多局部都经得起端详,无论台词还是细节,这显然是时间熬酿出来的。

往坏了说,五年,也足以使创作者沉溺其中,旁若无人,甚至会生出粉丝痴迷偶像时的情形:“他在时,他是一切;他不在时,一切是他”。姜伟磨《猎场》的时候可能会觉得,全天下的人都在讨论猎头、跳槽的问题,这种痴迷也就使他和观众脱了节:那些姜伟觉得“你们怎么都不知道的事情”,观众真的不知道——在普通观众的生活中,“猎头”是他们无数谈资中,排得很靠后的一个。

其实,这个问题姜伟应该是有所感觉的,他说,终于找到胡歌做主演时,他像“久旱逢甘霖”,为什么旱了那么久?不光是因为中国男演员中,像胡歌这样刚柔兼济,颜值和演技共存的不多,还因为剧本的窄众问题,你找个演四合院的男主试试,就算何冰不行,还有梁冠华,还有张涵予……

《猎场》是郑秋冬的“个人史”值得庆幸的是,胡歌撑住了这部戏。

一来是因为胡歌自带精英感,另一个原因是,姜伟的《猎场》,其实就是一部郑秋冬的“个人史”。故事靠郑秋冬的命运单刀直入地往前走,所有的大腕儿都是过客,所有的背景都是过往风景,这一点,托出了胡歌,但为难了姜伟。

《猎场》不像《我的前半生》,不像《琅琊榜》。《我的前半生》是女主,会纠缠上世俗和琐碎,自然比“猎头”更容易刮带进人们熟悉的社会,便于寻常观众共鸣。《琅琊榜》的梅长苏再惊艳,也是在一众精英之上添花,是厚重格局中析出的精华,观众看那样的戏,往小了,可以静观胡歌美貌,往大了,可以担忧大梁盛世。

和这些相比,郑秋冬是孤独的,《猎场》是剑走偏锋的,如果用医学概念比喻,很像“微创手术”。从外表看,切口很小,但被介入的胸腹腔里,折腾的动静,其实一点不亚于大卸八块的传统手术。

然而,“微创手术”是需要条件的,介入的目的,是通过腔镜的柔软和精密,使手术的视野更广,更细地看到内里的每个角落,这才是“微创手术”优于传统手术之处。《猎场》虽然选了“猎头”这个微创的切口,却没能挖出更深的东西,至少在商场的戏份上,目前尚无惊心动魄可谈,更多靠的是台词的描述和演员的表现,所以,虽然叫《猎场》,却更像是胡歌的“独角戏”,是郑秋冬的“个人史”。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
     责任编辑:mhx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