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正文信少了节目短了思考在继续

核心提示: 关正文:于和伟和赵立新都是非常优秀的表演艺术家,他们在这一季节目中还有很多特别精彩的表演,特别值得期待。关正文:文化节目数量多了,还要看影响力是否提高,看观众是否真的愿意看。其实观众不会因为你是什么类型的节目而喜欢你,大家爱看的节目只有一种,那就是好节目。

去年冬季,《见字如面》一经问世便被誉为综艺“清流”。时隔一年,第二季的播出自然引发关注。9月份,第一集播出后迅速点燃各种话题,无论是周迅动情演绎太平轮上幸存者的罪疚感,还是黄志忠声泪俱下的那封《对不起,妈,我生病了!》,都经媒体迅速发酵引发有关“生与死”的讨论……不过,节目却在9月19日突遭下架,节目组给出的官方说法是“正常调整”。上周二,《见字如面》重新上线,细心的网友发现:信变少了,从第一期的6封减少到4封;时长也变短了,从原来的90分钟缩短为40分钟。如此看来,节目确实被调整了。总导演关正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对此表示,“节目在创新,管理也在创新,只要目标一致,不同意见都是暂时的,总是患得患失纠结于悲喜,很容易忘掉目标。”

赵立新

于和伟

周迅

关于选信

“值得让更多人看到的信,始终是节目选信的标尺。”

北京晨报:时隔近两个月,您对第二集的重新上线有何感想?

关正文:要努力的地方更多了,要学习的东西更多了。另外就是觉得观众太可爱了,让大家久等,却仍有几百万人第一时间上线。这些天大家都在谈美好生活,在我看来,人民群众的美好生活需求不仅表现在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上,同样也表现在精神生活水平的提高上。主要社会矛盾转变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同样包含了日益增长的文化需要同不均衡不充分的精神产品生产能力之间的矛盾。解决这个矛盾,让受众真正享受美好的精神生活并获得满足感,是所有生产者、管理者的使命。

《见字如面》经历了几次过山车,有全国通报表扬,有豆瓣9分以上的万人评价,有单期过2亿的受众喜爱,也有两次上架的爽约。在我看来,这都是实现美好精神生活努力的正常过程。节目在创新,管理也在创新,只要目标一致,不同意见都是暂时的,总是患得患失纠结于悲喜,很容易忘掉目标。

北京晨报:第二季节目在开播之初遭遇被暂停的坎坷,后续在导向把控上会有什么改变?节目组在选择信件时秉承着什么样的标准与尺度?

关正文:值得让更多人看到的信,始终是节目选信的标尺。这个值得,主要是提供认知价值、思考价值,有些常识的标准是不会变的。

北京晨报:第二集节目变短了,读得信也少了,40分钟4封信,是什么原因呢?

关正文:数量多少并不是问题,少更值得珍惜。因为每封信都有观察和思考的价值,都是世事洞明、人情练达的素材和窗口。

无论第二期节目播出了几封信,这种激活思考的努力都在继续。思考是精神生活最愉悦的部分,是形成大众喜闻乐见的精神娱乐享受的最高境界。现在很多人都在批评低俗化,我们还应该知道低俗的对面是什么。不提供思考价值的“高雅”往往只能呈现贴金的虚荣,思考的缺位永远只能形成低俗的产品。提供认知价值,激活受众思考,满足精神愉悦,是文化产品生产规律。

北京晨报:停播事件对节目的影响有多大?

关正文:现在,我们必须面对第二期节目热度上升缓慢的现实,但我们希望大家都能更多看到积极的一面,更多支持节目。我们会更努力,我们也需要正能量的激励。

北京晨报:第一期时,李真的信件感动了很多人,后续媒体报道和传播也很多,这个效果有预想到吗?不知道他的近况如何。

关正文:李真的信感动大家,首先是因为感动了我们自己。我挺腻味煽情套路的,但是看到李真的信,他写得太美了,没有人会被煽情,只有真正的感动。后来大家捐了很多钱,部分解决了他急需的医疗费,他的信还被博物馆收藏了。创作需要真诚,只能做你自己认为正确的事。创作也需要批评,所有提醒都会让你提升。能够经历历史,是件幸运的事。

关于读信

“只有听得入耳,才能感受入心,才能有更多收获。”

北京晨报:第二集上线播出后,于和伟和赵立新的两封信引发了热议,他们的演绎也颇受好评,谈谈录制前后的过程吧。

关正文:于和伟和赵立新都是非常优秀的表演艺术家,他们在这一季节目中还有很多特别精彩的表演,特别值得期待。在第二期的这两封来往信件中,最关键的是历史上这两位的心态如何把握还原。他们太精彩了,赵立新有个气势压人的开头,还有一种威胁和戏谑的味道,这让后面的人很难接;于和伟准确表现了外柔内刚,表面上屈服内心倔强,特别好。

北京晨报:姚晨演绎越剧一代宗师袁雪芬写给已故父亲的信时,一上来就落泪,网友都觉得有点用力过度,您如何评价?

关正文:姚晨准备得太充分了,每一句都走心。大家觉得情感不同步,跟节目删减后节奏有点突兀有关,跟姚晨的表演状态关系不大。看节目的时候好多人盯着字幕条,姚晨还没读呢,大家就已经在感叹说这就要没了。

北京晨报:在读信人的选择上,会不会考虑一些带流量的年轻明星?

关正文:我们欢迎所有优秀演员的加入。第二季第一期单期流量快3亿了,这个数据完全真实,因为远超我们和腾讯的预估。说实话,当节目冲高到几亿流量的时候,还是挺高兴的,不光满足了虚荣心,预示了市场价值,更增强了对受众的信心。这跟优秀艺术家的加入密不可分,节目已经是流量担当了,更多关注的就是品质。

北京晨报:会考虑普通人来演绎这些信件吗?

关正文:这次有一封信是非演员上台的,到时候大家可以感受一下,因为他的表现足够优秀动人。一般来讲,只有优秀的艺术家才能细致传达信件的丰富信息,并带给大家愉悦的感受。你只有听得入耳,才能感受入心,才能有更多收获。

北京晨报:现在市场也出现了很多类似的同质化的节目,对文化综艺这一领域未来的走向您有什么看法?

关正文:文化节目数量多了,还要看影响力是否提高,看观众是否真的愿意看。很多人用投机的心态做文化,其实不过是在挣点小钱,跟文化传播没什么关系,同样是浮躁的表现。

实事求是地说,所谓文化节目的兴起跟实力文化的一系列作品密切相关。我们的《中国汉字听写大会》《中国成语大会》都是最初的尝试,都有接近7亿的观众。但是,我一直不大同意所谓文化节目风口的说法,客观上不管你已经有了多大规模的受众,大家还是把你当成小众产品。这需要时间和坚持,不是一天能改变的。

其实观众不会因为你是什么类型的节目而喜欢你,大家爱看的节目只有一种,那就是好节目。在我看来,好节目的特征就是能让大家享受高品质的精神愉悦的节目,而且应该是多元的。有阳春白雪,也有下里巴人。任何单一品种都不可能离开多样化的健康生态独自壮大,只是我比较偏爱其中的一些题材罢了。实力文化将要推出的《一生之书》引起了大家的强烈兴趣。不管遇到什么困难,只要活着,我们都会继续。

北京晨报记者 冯遐

     责任编辑:mhx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