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伴我走上文学路

核心提示: 上世纪80年代初,我写的第一篇童年趣事征文被北京电台经济台选用,父亲看到电台编辑给我的来信,脑门上的皱纹都舒展开了。2012年7月,与癌症斗争了五年多的父亲,带着对晚辈们的希望,带着对美好生活的憧憬和眷恋,离开了我们……父亲,放心吧,您陪伴我走过的文学路,我会一直走下去的。

一转眼,父亲离开我们已经五年多了。还记得2012年的春天,父亲的胃癌已扩散到了肝部,一天晚上轮到我去医院守夜,正在输液的他见我一脸憔悴的样子,就问我:“你最近又熬夜写作了?”“没有!我打算以后不写了,好抽出更多的时间来医院陪您。”“那可不行”父亲说:“如果想让我多活几年,就千万别停下你手中的笔……”望着父亲那瘦弱的身躯,我的胸口仿佛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似的……      

我在业余文学创作的道路上行走了二十余年,其实启蒙和一直伴我走向文学写作之路的不是旁人,而是我最爱的父亲。虽然,他只有初小水平,但聪明好学的他在当兵入伍之后,就养成了写日记的好习惯,再加上他喜欢读书、看报,久而久之,他的写作水平不断提高。

记得我小的时候,常看到他们单位的宣传橱窗里,有他写的小诗歌、快板、三句半之类的“豆腐块”。许是耳濡目染的缘故吧,上小学四年级时,我也爱记日记爱看书了。上中学时,我写的作文就成班级里的范文了。这期间,父亲为了鼓励我,还特意从区图书馆给我办了一个借书证,闲暇之余,我就经常去图书馆里借书看。上世纪80年代初,我写的第一篇童年趣事征文被北京电台经济台选用,父亲看到电台编辑给我的来信,脑门上的皱纹都舒展开了。文章播出的那天,正赶上我们单位加班。等我回到家时,父亲高兴地递给我一盒新买的磁带,说:“你的文章我给录下来了,不错!”第二天,他又花了近30元钱,给我买了一部《辞海》。要知道,父亲当时的月收入还不足百元呢。

一个月后,我的另一篇征文获得了全国奖,父亲那个高兴劲就更甭提了。记的获奖不久后的一天上午,正赶上老同学在我的家里聚会。一向低调的我本不打算把自己征文获奖的事儿告诉同学,但父亲竟然把这消息说了出去……望着他那兴高采烈的样子,我的内心仿佛有一种使命感。

2006年的上半年,一直活跃在区老年合唱团的父亲不幸被医院查出了胃癌。手术后的5年里,他恢复得不错,并一直积极参加社区工作和兼任老年合唱团里的“男低音部”领唱,同时也时常把写的日记与我分享。后来,父亲病重住院,不得已便放弃了写日记的好习惯。但尽管如此,他却还始终关注着我的文学创作。      

2012年7月,与癌症斗争了五年多的父亲,带着对晚辈们的希望,带着对美好生活的憧憬和眷恋,离开了我们……父亲,放心吧,您陪伴我走过的文学路,我会一直走下去的。只是,在没有您的日子里,我时常会感到孤单、冷清。还常常伴着泪水思念您。 

李庭义 文并摄

     责任编辑:陈蓓蓓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