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驾者做公益免诉需厘清的问题

核心提示: 但是,在醉驾者不起诉之后还需要进行公益服务,这是由瑞安市检察院出台的《关于“醉驾”案件实行购买公益服务落实不起诉的意见》的规定,并没有任何上位法的规定,在《道路交通安全法》中也找不到依据。再说,一个县级市的检察机关,有权决定对交通违法者的处罚措施吗?执法机关是不能制定法律的。

对于符合规定条件的醉驾不起诉,并让司机完成公益服务,既有利于对醉驾者进行教育,又能为社会提供公益服务,可谓一举两得。不过,也有几个问题需要弄清,否则就可能“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

浙江温州男子醉驾并与他人发生碰撞,在符合不起诉条件下,他自愿完成30小时社会服务,最终拿到了检方的“不起诉决定书”。记者了解到,让符合不起诉条件的犯罪嫌疑人参加公益服务,对其帮教,从而实现以购买公益服务的方式落实醉驾不起诉,这在国内尚属首例。(2017年11月30日《新京报》)

对于符合规定条件的醉驾不起诉,并让司机完成公益服务,笔者是赞成的。因为这既有利于对醉驾者进行教育,又能为社会提供公益服务,可谓一举两得。不过,也有几个问题需要弄清。

一是,让醉驾者完成公益服务的法律依据何在?应该说,对符合条件的醉驾者免予起诉,这是有法律依据的。首先是最高法今年5月制定出台的《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二)》(试行),其中提到“对于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被告人,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处罚;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该意见最后还要求“各高级人民法院应当结合当地实际制定实施细则”。其次就是根据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浙江省人民检察院、浙江省公安厅发布的《关于办理“醉驾”案件的会议纪要》第六条的规定。

但是,在醉驾者不起诉之后还需要进行公益服务,这是由瑞安市检察院出台的《关于“醉驾”案件实行购买公益服务落实不起诉的意见》的规定,并没有任何上位法的规定,在《道路交通安全法》中也找不到依据。再说,一个县级市的检察机关,有权决定对交通违法者的处罚措施吗?执法机关是不能制定法律的。

二是,完成公益服务到底是自愿还是强迫?新闻中的两种说法是自相矛盾的。一种说法是“张某接受检察官建议,自愿完成社会服务正好30个小时”,又称,“涉案人员达到规定的30小时以上服务时限后,由公益组织联合公安机关评估其表现,出具书面考察报告,瑞安市检察院将根据此反馈作出不起诉或起诉的决定”。可见,“自愿”公益服务是拿到检察院不起诉的决定书的前提条件,不“自愿”可能是不行的。

并不反对瑞安市的这种新政,但还是需要从理论上厘清一些问题,否则就可能“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殷国安

     责任编辑:gemini lh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