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今生话国宝 情怀气象荡古今

核心提示: 这样一档节目最开始的初衷就是希望能够激活博物馆的资源,能够让更多的人走进博物馆,能够让大家看见我们民族最宝贵、最灿烂、最伟大的东西,当看到它们的时候你真的不可能不骄傲。

“李晨作为故宫博物院王希孟《千里江山图》卷的‘明星守护人’扮演宋徽宗讲述这幅千古名画背后的故事;王凯在节目中化身乾隆,隔空对话雍正,讲述制作瓷母背后的家国;自称‘半个故宫人’的梁家辉扮演了司马光,讲述文物石鼓的前世传奇……”12月3日晚,大型国宝探秘类节目《国家宝藏》在央视3套正式开播。这档节目集结了我国9家重量级博物馆27件珍贵馆藏,由明星、博物馆馆长、普通文博人共同讲述国宝的前世今生,侧重科普性、学术性又兼顾到趣味性和娱乐性。据悉,在总共10期的节目中,故宫博物院、上海博物馆、南京博物院、湖南省博物馆、河南博物院、陕西历史博物馆、湖北省博物馆、浙江省博物馆、辽宁省博物馆9家博物馆各自从馆藏里挑选出3件镇馆之宝,参与节目制作,27件文物件件都是“国之重器”。首期节目,故宫博物院的《千里江山图》卷、“瓷母”各种釉彩大瓷瓶和石鼓齐集亮相,让观众了解了何为“黑墨勾山石,青绿施重彩”以及“青绿之色为何千年不变?矿石如何变成的颜料?”等这些《千里江山图》背后的故事。节目结束后,制片人兼总导演于蕾接受了媒体采访,详解了他们是如何甄选、分享那些珍藏于历史长河中的国宝故事。

于蕾

梁家辉饰司马光

李晨饰宋徽宗

王凯饰乾隆

有关节目

力求历史客观和戏剧演绎的准确边界

北京晨报:怎么想到用“前世传奇”“今生故事”两个部分去展示国宝?

于蕾:有很多人问过我,为什么选国宝这么沉闷的话题?其实,博物馆和国宝一点都不沉闷,是我们没有选择一个好的角度去讲好它,任何一个好节目都是讲故事给所有的观众。前世今生是我们想告诉大家每一件国宝就像一个走过了历史沧桑的活着的人,他有诞生和流传过程中的前世传奇,然后一直到今天还在影响着不同的人,有不同的人在研究它、守护它、宣讲它。今生的故事就会让观众觉得,这是一个活生生的从古到今都有生命力的、到今天都还在发生着影响的东西。 

北京晨报:“前世”故事以舞台剧的形式呈现,不乏虚构成分,会不会影响到节目的科普性?

于蕾:关于前世故事的部分,因为很多文物的历史记载并不多,比如说关于《千里江山图》所有的研究都来自于图上蔡京的那一段儿题跋。那么,我们的这个故事也是基于那段儿题跋进行的一个合理的猜想。其实,所有的被公认的历史也都是在现有史料集合的基础上进行的合理的猜想。基于这样的历史观和表达,我们希望给我们的文物,做一个基于大量史料调研之后的合理猜想的故事。我们也会注意不要让观众误会,注意历史的客观性和戏剧演绎的边界。比方说石鼓,在宋史上并没有司马光跟石鼓发生关系的记载,但是我们查了史料之后发现他的父亲司马池,一代名士,确实受皇帝之托在四处寻觅石鼓,而且他寻找石鼓的那个时间,正好是他在做凤翔府尹的时间,司马光大概就是七八岁的样子,这个和我们小的时候都知道的司马光砸缸的传说,基本上时间相符。而且据说司马池很爱这个儿子,去到哪里都会带着他,所以我们就基于此做了一个合理的演绎。

北京晨报:如何保证节目的学术准确性?

于蕾:首先所有的文物,我们都会跟各个博物馆的在馆专家做非常详细的沟通;同时,我们也跟北京大学历史文博学院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北大的教授还有博士生会提供很多资料和考据上的帮助;另外,我们也找了一些网络上的历史大V来加盟我们的创作。总之,在整个创作过程中保证这个资源本身就是无误的,到最后,我们的成片会拿到各大馆去给在馆专家们审看。比如故宫这期,大概一周前吧,我们在故宫组织了一个二十多个专家的看片会,经过所有的专家一起严审之后我们又做了一些修订,最终才播出的。我们确实尽了全部的努力,但是也有可能会有疏漏,欢迎所有的人来给我们校订。如果我们能给大家一些吐槽的料,也是功德无量吧。 

北京晨报:“明星守护人”的选择标准是什么呢?

于蕾:二十七件国宝是二十七组“国宝守护人”,节目由一个明星国宝守护人带来一个“今生”故事的讲述者。其实明星国宝守护人的选择,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觉得他们和他们所守护的国宝,气质是非常相合的。比方说梁家辉先生吧,他带来的今生人物也姓梁,然后是一个一家五代的故事,他自己在节目里面讲述他们守护这件国宝的感受。我觉得,关于每个明星为什么和这件国宝搭在一起,大家会在一个个节目里找到答案,是一种人剑合一的、合体的感觉。 

北京晨报:梁家辉在录制中有什么幕后故事吗?

于蕾:梁先生其实特别紧张,他是一个极其认真、极其认真的人。他来之前把所有的案头工作做得极细,但是我们在临场的头一天,案头有很多的调整。他就很紧张,他很怕自己表达的不好,他很怕自己在现场会露怯。他总是觉得自己在这个国宝面前好像知道的实在是太少了,但是他现场完成得特别好,他的声音讲述感很强,现场也很活泼。我们有一段独家私密的现场花絮,估计过两天大家会看到,我先提前诱惑一下大家哈。 

北京晨报:“今生”故事的讲述者又是什么标准呢?

于蕾:共同的标准就是都跟这个文物发生着关系,而且都是活生生的当下的人。他们可能是考古学者,可能是文博人员,可能是讲解员,也有可能是拿着我们这些老祖宗留下的好东西进行新的艺术创作的年轻人,当然也有像梁金生先生一家五代这样世世代代守护着国宝的家族故事。所有“今生”的人物都是想告诉大家,到今天为止还有各种人,在用他们的人生,他们的努力,他们的生命,甚至一家几代守护着这些东西。 

北京晨报:张国立老师这两年参与了不少文化类节目,你觉得他胜任“001号讲解员”的优势有哪些?

于蕾:我和国立老师交情颇深,因为2014年春晚的时候,他是唯一一个台外的主持人,我是那一年的总撰稿人,在大半年的工作和磨合中我们建立了深厚的友谊。然后我在做这个节目,确实心里觉得他是最合适的,国立老师常说他是这个演员圈儿里最好的一个主持人,我也深以为然。无论是从资历啊,分量啊,他个人的能力,还有话语的讲述感上,他都当之无愧。节目中每段“前世”故事前面都有一段引述是由国立老师来完成的。每次录完,我们都觉得:听了他的那段儿引子之后,特别有想要看一下后面那个故事的愿望。我觉得这个就是一个演员的魅力吧。

有关初心

激活博物馆 激发民族自豪感

北京晨报:在国宝的选择上,需要考虑哪些因素?

于蕾:关于国宝的选择,我们也花了大量的时间。我们在很早的时候就把九大博物馆都走了一圈儿,然后跟博物馆一起沟通,博物馆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备选的名单,十件物品,我们都做了非常深入的史料整理。在这个基础上,再去跟博物馆沟通,因为我们要挑选的文物可能和博物馆最初的理解并不相同。

我们的标准不是说一级的文物就比二级的文物好,禁止出境文物就比不禁止出境的文物强。我们想要挑选的是那些背后充满了人文精神和情怀的东西,每一个文物能够被挑选出来都是因为他有着荡气回肠的前世传奇和今生故事,能够让观众觉得它一直到今天还对我们的民族发生着影响。所以,我们就文物的选择和博物馆进行了几轮的磋商,有很多文物并不在最初的名单里。 

北京晨报:有些非常著名的文物,比如《清明上河图》没有入选,这个会有遗憾吗?

于蕾:从做这个节目的初心来看,我们其实并不仅仅做给一直喜欢文博,喜欢博物馆的这些人。因为这部分观众可能会看纪录片,可能会看书,可能会真的走进博物馆,我们其实希望把这个节目做给更普通的观众,希望那些平时对这个领域不感兴趣的人能够走进来。所以我们在文物选择的时候,当然有明星文物;同时也有大家应该知道但并不了解的文物,比方第一期的石鼓。石鼓是故宫专家的第一反应,我们当时都很惊诧,石鼓是什么,为什么能叫“中华第一古物”,为什么历史上从宋徽宗到苏轼,到乾隆这么多人都跟他发生着传奇的关系。我们觉得这件东西,这个故事它背后所代表的气象、情怀和价值观,应该传达给观众的这些东西,我们也会入选。

北京晨报:《国家宝藏》让中国九大博物馆齐聚一堂实属不易,可以说是一大创举,在这个过程中,有没有什么不为人知的背后艰辛?

于蕾:我觉得最大的难处是内容创新本身。我们做的电视综艺节目这么多年,形式创新是很容易的,但是我们做内容上的创新是非常有挑战的。到底我们要怎么样诠释自己的初心,怎么样能够做到大家看完这个节目之后都喜欢,都能够走进博物馆,都能够油然而生一种自豪感……这是最难的。我们花了大量的时间在摸索节目的模式,我们到底要做一个什么样的东西给观众。 

北京晨报:除了故宫博物院,其他地方博物馆的选择标准是什么?为什么选择目前入选的这八家地方博物馆?

于蕾:九家博物馆是我很早就定了的,当时想过很多的概念,比方说禹铸九鼎,当时觉得可以在大中华的东南西北中,找上九家博物馆来一起来完成这件事情,用博物馆来绘就我们的中华版图。我最早就跟故宫建立联系,去年年末的时候跟单院长聊天儿,第一次见面他就觉得我们这个想法特别好,然后他也问了跟大家同样的问题,就是:你除了我们以外,其他八家博物馆是怎么选的?我当时初生牛犊,完全是从一个做节目的人的角度说:我们东南西北中都有啊,每个博物馆都会选择各种不同特色的,有意思的镇馆之宝。然后单院长就特别慈祥萌态地问我,“你知不知道我们国家有八大国家级重点博物馆呀?”我想说我是很惭愧的,我说我没听说过。他说你干脆就找这八家吧,这样的话就名正而言顺了。那次聊完之后,也算是豁然开朗,然后我们才锁定这八家博物馆。这八家博物馆确实也代表了目前国内博物馆的第一梯队水平。节目还没开播的时候,各地博物馆都找过来说为什么没有我们,我们是不是也可以加入。我们今天还收到了国图想要加盟这件事情的想法,所以我觉得未来这个领域还会拓宽吧。

北京晨报:听说节目还会让观众参与“选宝”?

于蕾:可以通过官方微博、微信投票。你听完这些故事,喜欢哪件国宝,就投上自己的一票。我们最后会有一个特展,全国九地同步开展,各大馆都会在馆展出自己最后选出来的那件国宝。同时,我们在故宫会有一个艺术展陈的特殊行为,这会是一个文化盛事吧,我觉得会是一个非常大的视觉表现,大家可以期待一下。我们会结合观众投票和在馆专家的综合意见最终选出来参加国家宝藏特展的九件国宝。 

北京晨报:《国家宝藏》这档节目从最初的想法到呈现在观众眼前,这两年来有没有不为人知的历程,让您坚持下来始终没有放弃的动力是什么?

于蕾:我觉得是我们做的这件事情震撼了我们自己。我们在这么长时间的创作过程中了解到的文物、了解的历史、走过的博物馆真的有无数的东西,让我们觉得震撼、感动和骄傲,所以我们希望把这种东西传达出去。我们也看到很多网友的评价是“看得热血沸腾啊”,能够让网友们沸腾的地方就是曾经让我们自己沸腾的地方。这样一档节目最开始的初衷就是希望能够激活博物馆的资源,能够让更多的人走进博物馆,能够让大家看见我们民族最宝贵、最灿烂、最伟大的东西,当看到它们的时候你真的不可能不骄傲。我觉得这个节目,社会价值比其他的都更重要。

本版撰文 北京晨报记者 冯遐

     责任编辑:cbb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