匠心

核心提示: 在这次挑战赛中,刘更生与来自北京同兴和古典家具有限责任公司的陈翠路一起跻身提名人选名单,晋级下一阶段的综合评选,最终评出“大工匠”和“大工匠提名”。

比赛中,刘更生几乎没有坐下过,锯木头时始终保持弓步站立。

刘更生在自己的工作室指导徒弟如何加工红木仿古家具扶手。

开榫

打眼儿

曲线加工

当年清末宫廷“造办处”很多工匠流落到民间,聚在天坛周围开设了多家木匠铺。刘更生从小在老崇文区的木匠圈里“泡”大,18岁接了木匠父亲的班,进了天坛家具厂,从此也成了一名木匠,一干就是35年。在刚刚结束的“挑战‘大工匠’”系列赛——手工木工挑战赛中,作为种子选手的刘更生淘汰了其他两名种子选手和5名挑战者,进入“北京大工匠”提名人选名单。

提起过往,52岁的刘更生记住的不是诸多国家荣誉,甚至国际荣誉,而是一个巴掌——因打坏了一个眼儿,被师傅抬手就是一个大嘴巴。师傅发愁这块砸劈了的珍贵红木如何能起死回生,而他摸着火辣辣的脸,发誓要练好童子功。

与木头打了一辈子的交道,刘更生早已熟悉了它们的习性。“怎么打好一个眼儿?首先你得把木板放在屁股下边压一半,然后拿着锤子侧着身体用力均匀凿,那个眼儿打出来才光滑,木头也不会开裂。”边说边做,每个动作行云流水,都离不开当年的童子功。看似最简单不过的打眼儿,却关系到一件家具是否能经年不散。

有人曾带着几个麻袋找上门,全是零散的木头残件,大大小小足有上百件。来人说这是家里收藏的,只记得“像是个桌子”。刘更生花了大半年的时间,对上百个残件做了无数次排列组合,最终,一张乾隆时期的透雕龙凤牡丹图案的圆形紫檀包厢转桌在他手中完美再现。“我就是个木匠,做了点儿小事。老祖宗留下来的好东西,手艺别断了。”刘更生说。

贵宾楼总统套房中的家具、全聚德帝王厅的屏风、首都机场T3航站楼的元首接待厅宝座、APEC峰会的皇宫椅,都出自刘更生之手。

在北京雁栖湖的APEC峰会会址,陈列着为当时21国首脑会议定制的皇宫椅。这些椅子不同寻常——邀请了积水潭的骨科专家参与,针对不同国家领导人的体形量身定做。此外,一把皇宫椅少说也得40斤,开会时挪动四五十斤的椅子,极其不便。刘更生突发奇想,在椅子的龟角里藏了一个直径约为2厘米的滑轮,这样的设计不仅巧妙解决了硬木家具不易挪动的难题,外观上也完全没有破坏中式家具的美感。

在这次挑战赛中,刘更生与来自北京同兴和古典家具有限责任公司的陈翠路一起跻身提名人选名单,晋级下一阶段的综合评选,最终评出“大工匠”和“大工匠提名”。50岁的陈翠路亦非等闲之辈,他曾进驻故宫慈宁宫修复文物,并跟随王世襄先生唯一入室弟子田家青从事木匠工作多年。王老生前使用的大画案就出自他的手。高手过招,看客云集,最终“大工匠”花落谁家,我们拭目以待。

本期策划 张英

本版撰文 北京晨报首席记者 崔  红

本版摄影 北京晨报记者 姜浩波

 
   责任编辑:mhx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