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职业流行“小而美”

核心提示: 在瓶子看来,《王者荣耀》KPL比赛的曝光量比做游戏主播、游戏视频作者都要大很多,KPL每年2到4场大型赛事解说,无疑让解说的知名度甚至超过一些影视明星。

  ofo潮汐工   李同玄

  游戏解说   解说瓶子

二手车评估师

小章:能挣到两三万的得看个人能力

因为对汽车的喜爱,大学时便选择汽车技术与服务营销专业的小章,毕业后进入汽车4S店工作。经历过售后、服务顾问、二手车鉴定等不同的业务部门,在4S店工作了四年的他感受到了自身发展的瓶颈。电梯里和公交站旁经常出现的二手车网站广告,让他萌生了去试一试的念头。“孙红雷代言,广告里天天播,我觉得二手车市场在未来应该很有发展前景。”下定决心的小章随后成为了瓜子二手车网站的一名专业二手车评估师。

本以为在4S店的工作经验能够让自己顺利上手,但小章发现,想成为一名合格的二手车评估师,要学的东西太多了。专业的培训必不可少,跟随有经验的老师傅学习,参加《二手车评估师职业培训课程》成了他的工作日常。除了学习汽车结构原理、构造知识、排放与安全技术、法律法规、评估实操等基础课程,公司内部还经常有定期的业务培训,例如市场行情的跟进、服务技能的优化、沟通能力的进一步提升等等。

丰富的培训课程打磨出的是具备专业精神的二手车评估师,消费者对二手车接受度的日渐提升也让小章的工作越来越忙碌。小章告诉北京晨报记者,他一般每天工作10小时左右,但遇到客户下班较晚或有其他事情耽搁,也会相应延长工作时间。

蓬勃的行业发展也让二手车评估师的收入水涨船高。据媒体报道,优秀的二手车评估师月薪达到2万元到3万元。对此,小章表示,评估师的收入会受到很多因素影响,例如评估数量、评估质量、上架数量、评估车辆转化等,公司一般也会考虑评估师的能力经验、级别等等。“评估师的平均收入高于传统售后、维修等,但能挣到两三万的,还得看个人能力。”

北京晨报记者 韩元佳

声音私教

张皓翔:南方人也能解决l、ne不分的问题

你觉得自己的声音好听吗?你愿意花199元来学习发音技巧,练就广播电台主持人般浑厚的声音吗?作为南方人的你,是否从未意识到通过训练真的可以解决前后鼻音、l、ne不分的问题。

知乎答主张皓翔,今年开设了一门“教人声音更好听”的课程,成为了一名声音“私教”。在最新公布的知乎Live优质主讲人榜单中,他的“霸榜”指数达到7,成为五星优质主讲人,获得了学员的肯定。

在开始这份新工作之前,张皓翔还是一位传统的媒体人,他做过广播和电视主持人,一直做到节目总监。为什么想到当一名“声音私教”?“因为你没有用好你的声音。声音是人的第二张脸,是人最最常用的工具。出门之前我们都会照照镜子,但对声音却很不讲究。”张皓翔对北京晨报记者表示。

知识经济的大火给了张皓翔施展拳脚的舞台,消费升级和个人对综合素质提升的主动性需求,让他看到了当一名声音私教的可能性。张皓翔告诉北京晨报记者,很多人对自己的声音没有正确的认识。比如在微信上给别人发语音,却不愿意点开听自己发出的声音。有的女孩子觉得自己声音粗,没有女性魅力,甚至很沮丧,降低自我评价。实际上,好听的声音不是天生的而是可以后天练成的,而对于什么才是好听的声音,很多人或许存在刻板印象甚至偏见。“实际上女中音是非常珍贵的声音,不要嫌弃自己,这是天赐的礼物。”

声音对个人的提升主要有两个方面,一个是亲密关系,一个是职场。亲密关系的场景主要是恋爱和亲子陪伴。有情感的绘声绘色的给孩子讲《不一样的卡梅拉》、《小猪佩奇》,跟扔一个故事机给孩子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效果。在职场中,学习一些发声技巧可以更好地保护健康;商务人士需要长时间跟人电话沟通,语气、语调、说话方式,也都可以通过培训改进。

其实,声音课的本质首先是体育课,需要练习唇舌力量;第二层叫心理课,是心理控制,你要接受你自己的不完美;第三层是美学和哲学。“比起声音的表现力,我觉得建立一套好的审美更重要。”张皓翔表示。北京晨报记者 韩元佳

ofo潮汐工

李同玄:这份工作挺好,安稳!

每天下班高峰,是大望路附近人流最多的时刻。下午4点,在高峰来临前两个小时,身着ofo特质黄色马甲的李同玄已经准备就绪,开始了运送、摆放ofo小黄车的工作。每天,李同玄们直到人流全部退去的11点,才能真正下班休息。因为他们上班是逆人流而动,所以被媒体称为“潮汐工”。

周五下午4点半左右,当北京晨报记者到达大望路地铁站口时,李同玄已将大约50辆小黄车整齐地摆放在了地铁口前专为共享单车停放而划定的白色线框内。他说这50来辆小黄车都是已经检查过的没有损坏的小黄车。

上世纪90年代初退伍后,没啥文化的李同玄干过保安、卖过早点、骑过人力三轮车,还开过几年摩的。

“那时候连个正经工作都没有,孩子上学手续都办不全,孩子就在学校外面跳舞让老师看见了,才破格录取的。”想起当初的生活不易,李同玄觉得现在这活挺好的,“安稳,我力气大,这活儿对我来说并不难。”

据李同玄介绍,在他管辖的这片区域内,用户一般都是从大望路地铁口出站后,骑车到华贸桥下坐公交车,所以每天都要用电动三轮车将共享单车从停放多却没人用的地方,运向使用需求多却车少的地方。

“我们同组有5辆电动三轮车,每车大概能拉10多辆小黄车,每辆车每天得拉个10来趟。”李同玄说,要是到了周五车更多的时候,5辆电动车都拉不过来,公司会派出厢式货车帮忙协助。

晚上5点半晚高峰刚刚开始,北京晨报记者随李同玄来到国贸桥下,看到不少共享单车被随意停放在了路旁,很多平台倒闭了的共享单车甚至被悬挂在护栏上,一名ofo的工作人员正在将被乱停乱放的小黄车装入厢式货车。

据ofo工作人员介绍,像李同玄这样经历的人在潮汐工中比比皆是。数据显示,共享单车的崛起带动了近10万人就业,仅今年上半年就新增了7万个就业岗位。北京晨报记者 姜樊

游戏解说

解说瓶子:知名度甚至能超过一些影视明星

“我是幸运的,虽然是半路出家做主持的,但一路从游戏主播、视频作者,走到了现在的《王者荣耀》职业赛事官方赛事解说。”说起自己入行,90后游戏主持人瓶子说,从小就爱玩游戏的他最后还真把游戏当成了职业。

这两年手游《王者荣耀》的异常火爆点燃了中国游戏市场,各大直播平台恰逢其时地迅速崛起,让“游戏主播”这个新行当有了发展契机,瓶子就是王者荣耀“游戏主播”之一。

曾经在游戏媒体做编辑的经验,让瓶子认定《王者荣耀》这个游戏是具备火爆潜质的。于是他决定在龙珠平台上进行游戏直播,并成了最早一批制作《王者荣耀》视频内容的作者,其推出的英雄玩法教学的“英雄周报”以及首个英雄击杀集锦视频节目,都成了后来游戏视频内容的范本。

不过,在《王者荣耀》盛行之后,游戏主播、游戏视频制作的人比比皆是,竞争也越发激烈,有些人开始随着直播平台的变迁而黯然离场,也有些人因为粉丝的大量流失而不得不放弃。

如果将游戏解说、主持作为职业,势必就要想得更远。无论是做主播还是做视频,在瓶子看来都无法让自身的曝光量达到最大。

《王者荣耀》职业联赛的启动,又一次让他看到了机会。去年9月份,瓶子通过腾讯电竞的面试,成为游戏职业联赛的主持人,并主持了首届KPL《王者荣耀》职业联赛总决赛,其微博粉丝数量也因此由原来的3000人左右,激增至现在的43万人。他不仅成了签约艺人,有了经纪人,还有粉丝后援团。

在瓶子看来,《王者荣耀》KPL比赛的曝光量比做游戏主播、游戏视频作者都要大很多,KPL每年2到4场大型赛事解说,无疑让解说的知名度甚至超过一些影视明星。

“我很看好游戏主持这个职业,国家将游戏电竞列为了第99项体育项目,而且我们的粉丝都偏向年轻化,只是现在很多厂商还没有看明白我们的价值。”瓶子说,他今年还代言了一款蓝牙耳机,相信未来还会有更多产品找他代言。北京晨报记者 姜樊

     责任编辑:cbb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