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监会完善银行流动性风险监测体系 引导银行业回归本源 

核心提示: 对于资产规模新增到2000亿元的银行,《办法》还赋予了缓冲期,在突破次月仍可使用原监管指标,之后再适用新监管指标。市场影响方面,新规引导银行体系加强流动性管理、降低期限错配、降低同业融资依赖、提升资产流动性的方向十分明确,部分新增内容预期对银行资产负债行为将产生一定影响。

银监会日前发布《商业银行流动性风险管理办法(修订征求意见稿)》,修订引入三个量化指标,进一步完善了流动性风险监测体系,细化了流动性风险管理相关要求。修订后的《办法》于2018年3月1日起生效。

引入三个量化指标合理设置过渡期

《办法》引入三个量化指标:净稳定资金比例、优质流动性资产充足率和流动性匹配率,前两项分别适用于资产规模在2000亿元以上和以下的商业银行,第三项适用于全部商业银行。《办法》还进一步完善了流动性风险监测体系,对部分监测指标的计算方法进行了合理优化,强调其在风险管理和监管方面的运用。此外,《办法》细化了流动性风险管理相关要求,如日间流动性风险管理、融资管理等。

银监会相关负责人表示,优质流动性资产充足率相较流动性覆盖率更简单、清晰,该指标值越高,说明银行优质流动性资产储备越充足,抵御流动性风险的能力越强。流动性匹配率可对潜在错配风险较大的银行进行有效识别。

莫尼塔研究首席经济学家、财新智库董事总经理钟正生表示,在流动性量化评估方面,新增加净稳定资金比例、流动性匹配率、优质流动性资产充足率等三个指标。这一方面是跟随国际上巴塞尔III监管标准的改革变化,针对流动性覆盖比率指标的监管不足,通过净稳定资金比例管理,要求银行减少期限错配、增加长期稳定资金来源。另一方面是适应了我国银行组成的分层特征,针对中小银行不同的业务构成,进行流动性管理制度上的区别设计。这是监管的“对症下药”。

《办法》还根据新监管指标的不同特点,合理设置了过渡期。对于新增的优质流动性资产充足率和流动性匹配率两项指标,分别设置的达标期限为2018年年底和2019年年底。对于银行较为熟悉的净稳定资金比例则不设置过渡期。对于资产规模新增到2000亿元的银行,《办法》还赋予了缓冲期,在突破次月仍可使用原监管指标,之后再适用新监管指标。

打击期限错配引导脱虚向实

钟正生表示,综合来看,本次新规借流动性管理的名义,强化金融监管,突出打击期限错配与引导脱虚向实的监管意图,重申了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本源,以及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的双支柱框架。

钟正生进一步指出,流动性新规进一步限制了同业-委外-杠杆交易的模式,或将引导银行业务逐步向传统模式的回归。这与11月中旬发布资管新规,推动金融标准化的思路是一致的,金融标准化的过程也会伴随着非标转标与银行业务回表,这期间货币运用效率的下降,与金融风险偏好的回落,将会对债券市场表现,尤其是低评级信用债形成一些制约。但考虑到流动性新规设置了过渡期安排,预计债市受到的短期冲击有限。中小银行直面更多监管压力,未来业务调整过程中,其流动性可能还会出现局部性、阶段性的压力。 

招银前海金融投资研究院首席研究员王朝阳及其团队认为,此次流动性管理新版修订稿旨在抑制同业、优化期限错配、引导银行业回归本源,从而达到支持实体经济的目的。市场影响方面,新规引导银行体系加强流动性管理、降低期限错配、降低同业融资依赖、提升资产流动性的方向十分明确,部分新增内容预期对银行资产负债行为将产生一定影响。

从债市方面看,对于短期同业负债扩张存在较大否定态度,而同业负债期限的拉长会推升负债成本,会不利于债市。从公开募集的基金类产品来看,影响主要来源于两个方面,均非常重要,一方面是资金规模(特别是委外类的资金来源)将被压缩,另一方面是货币基金投资范围也面临萎缩。此外,还可以两个方向看新规对股市的影响,一方面是新规对股市内最重量级的板块银行板块的业绩小幅利好,另一方面是对股市资金面没有显著影响。总体来说,对股市影响是中性的。 

北京晨报记者 余雪菲

     责任编辑:mhx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