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地百明年正式迎客

核心提示: 西城区表示,目前已完成西板桥及周围河道考古挖掘工作,西板桥桥体及周边内金水河历史河道形制已基本摸清,下一步将开展西板桥及周边历史河道景观恢复建设工作。

首席摄影记者 蔡代征/摄

新地百

四层:文化交流中心、空中小礼堂和户外休闲区

三层:高端办公区

二层:精品酒店及老字号展示区

一层:精品酒店及老字号展示区

地下一层:开放式书店和咖啡馆及茶室 

地下二层:停车场

老地百

1952年 此地为一家占地100平方米的小商店

1956年 公私合营,周围17家私营商号并入,定名为地安门百货商场

湖景酒店茶屋书室扮靓新地百 西城大幅提速文保工作

明年将重张的新地百,地上两层传统建筑特色明显。首席摄影记者 蔡代征/摄

京报馆。邵家后人最大的愿望就是“这里能建成邵飘萍故居”,明年这里将启动腾退工作。(资料图片)   首席摄影记者 蔡代征/摄

来自西城区的消息,西城区将大幅提速文保工作,47处作为文物的公房大杂院将于2020年全部腾退完成并投入使用。一年一度的“西城区名城年会”昨天在整修一新的地安门百货商场举行,今年年会主题为“街区整理与老城复兴”。经过多年改造的新地百也借此机会正式亮相,明年正式开门迎客时,其将成为京城罕见的“湖畔酒店”。

新地百明年亮相“牵手”8号线

新地百与地铁8号线地下连通,为此,地铁出入口调整成为下沉广场。改造后的新地百地下两层、地上四层,整体面貌东西侧各有不同,朝向地外大街的沿街立面降低至地上两层,传统建筑特色明显;朝向前海的一面,建筑为地上四层,搭建有观景露台,可全角度俯瞰什刹海的湖景,更可近观鼓楼,远观西山。

“新地百”重张后将不再经营百货业,主要是以会展和休闲业以及文创产业为主,目前已确定地下二层为停车场;地下一层为开放式书店和咖啡馆及茶室;一、二层分别是精品酒店和科技生活及老字号展示区;三层为高端办公区;四层为文化交流中心、空中小礼堂和户外休闲区。根据会议提供的资料显示,湖景酒店将是新地百的亮点。此外,改造后的地百在规划中加设了地下通道,行人可以从建筑体中直接穿行到沿湖区域,以减轻对于中轴线车行交通的影响。

“地百”并非是老字号,却是京城老牌百货店之一,尤其是地理位置极为优越,位于北中轴线上,1952年此地为一家占地100平方米的小商店,1956年公私合营,周围17家私营商号并入,从此定名为地安门百货商场,逐渐成为北京城知名的百货商场,并配有华普超市、休闲酒吧及电子游艺厅的业态。为配合中轴线的规划和保护,2005年地百商场由5层削为4层,2013年又进行新一轮的改造,以便更好地融入什刹海及中轴线的文化环境。

拆违拆出消失40年的古石桥

恭俭胡同南口有一家经营了20多年的洗车行,今年8月初,街道办事处在拆除其地面违建时,水泥下露出了一片青石砌成的桥面,两侧还有汉白玉的砌石,工作人员随即在洗车店后墙的位置又挖出了一面老砖墙。后经专家考证,拆违露出地面的这片青石,就是当年西板桥的桥面;洗车行后的老山墙,则属于西板桥头的一座明朝的寺庙。据档案记载,恭俭胡同在明清时期是景山西墙外通道,曾为皇城的宫廷禁地。西板桥下的河水系明清专门向紫禁城内供水的内金水河河道。恭俭胡同南口的寺庙则是明代火神庙,专为恭俭胡同地区曾经的油漆作、花炮作、米粮库等宫内易燃易爆品仓库祈福而设。火神庙前有小石板桥,清代时被称为西板桥。

西城区考证发现,西板桥为内金水河引水系统的一处重要建筑设施,具有较高的文物价值。金水河元朝是引玉泉山水为皇城供水的专用河道。明清时期,皇城供水改引什刹海前海水,经北海濠濮间,东出围墙,经过西板桥,再向南经过白石桥,沿景山西墙南行入筒子河,再入紫禁城,这就是内金水河。1911年,这条水路还被称为西板桥大街,1965年更名为景山西街,1973年改为暗河,西板桥与河道一起被填埋。

西城区表示,目前已完成西板桥及周围河道考古挖掘工作,西板桥桥体及周边内金水河历史河道形制已基本摸清,下一步将开展西板桥及周边历史河道景观恢复建设工作。

绍兴会馆京报馆明年启动腾退

西城区表示,今年的15项文保腾退工作已全面启动,腾退进度已接近50%,个别项目接近90%。

据悉,西城区将投入过百亿,以47个直管公房“大杂院”的文物腾退工作为重点,实现一批重大历史建筑修缮亮相,力争对被认定为文物的全部会馆和名人故居实施腾退。“2016年已经启动17项,包括沈家本故居、杨椒山祠、龚自珍故居、东莞会馆在内;今年启动15个;明年再启动15个。到2020年这47处文物单位将全部完成腾退和修缮工作,并全部对外开放,供市民使用。”有关工作人员介绍说,“未来两年西城区将加快文物腾退和保护的工作力度,将原定于2018年、2019年两年启动的项目全部纳入明年启动,比如绍兴会馆、京报馆原本计划2019年启动,现在看,不能等——都是市级文保单位,将尽快实现腾退。”

针对文物腾退后如何利用,有关工作人员表示,将经过专家论证,用作公益事业。“绍兴会馆一定会跟鲁迅先生有关系,京报馆一定跟邵飘萍有关系。”

邵飘萍故居即京报馆,位于虎坊桥魏染胡同内。邵飘萍的夫人1986年才去世,如今孙子邵渤兄弟俩住在这里。因为邵飘萍,这个小小的胡同在网上到处被“旅游攻略”。邵家后人最大的愿望就是“这里能建成邵飘萍故居。”

■专家建议

恢复“中心之台” 复建地安门

我国著名的文保专家王世仁、单霁翔、王东、边春兰均参加了昨天的年会。侯仁之先生的学生朱祖希建议说,史料记载,西城区有“中心之台”的标志,就在今天的鼓楼和旧鼓楼大街南口这个地方,“是不是可以根据史书的记载推断其具体位置,把它恢复起来?这是有可能实施的。”

史料记载,元大都城有中心台,意指这里是整座城市的中心位置。中心台占地一亩,其旁有中心阁,中心台正南有石碑,刻“中心之台”四字。中心阁在中心台之东,正位于大都城的中轴线上,也就是今北京旧鼓楼大街上。

王世仁先生则建议恢复地安门城楼,针对有专家提出要重建内城的西南角楼,还要重建外城的西南角楼,王世仁说,“我觉得当务之急,第一个就是要研究地安门复建的可能性,无论如何得提到日程上来。有天安门,却没地安门,天地合一,有天没地——这在人的观念上是不完整的东西。地安门恢复有各种样的方案,但是必须要做方案设计了。我个人看,这不是太困难的事情,就看你思想解放不解放了——反正有一样,恢复地安门是不能挪地方的,要原地——因为皇城有一定规制,跟外城不一样,外城差一点没关系,它随意性很强。地安门却不一样,是重中之重。”

北京晨报首席记者 崔红 通讯员 刘辰

■记者手记

不能承受碾压的老城

厦门鼓浪屿管委会的王唯山主任到京开会,出租车临进胡同时,他叫住司机:“我可以自己走进去”;侯仁之先生的学生朱祖希看到满胡同的私家车就发愁:“胡同建成当初就不是用来进车的,车进胡同就是对不住胡同”;李云伟是北展指挥部的副总指挥,让他誓死疏解动批的不是动批白天的喧嚣,而是夜晚的轰鸣——凌晨3点,十几辆十几米长的集装箱货车从眼前经过,碾过西直门桥,大地跟着颠簸,他潸然泪下:“我的北京城不是用来干这个的。”无论是老城保护还是复兴,没有个体的牺牲和退让,都是纸上谈兵。在汽车的碾压下,老城一点点变小,而汽车里的我们若不想作茧自缚,就必须拿出行动。北京晨报首席记者 崔红

     责任编辑:liushuai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