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象政绩工程“一停了之”谁负责? 处置工程迟缓效果不佳

核心提示: 这个码头在丹江一条支流边,但该县航运服务中心未经审批立项,就给作为南水北调重点工程的码头“配套”了“康复养老中心”等五个所谓“护岸工程”,计划投资5亿元。由于经济问题,原航运服务中心主任被立案调查,已经投入2000多万元的“惠民工程”2014年停工。

近年来,仅全国公开报道的被叫停的形象工程就达数百个。记者近期调查发现,有些被叫停的形象工程、政绩工程迟迟未能合理收场,已造成不容忽视的决策“次生灾害”。

——资源资产闲置浪费。近年来,北方某省不顾实际大干快上建设新农村社区被中央叫停。截至2016年,超过1000个新型农村社区停建,直接损失数百亿元。记者在现场看到,如今,建成三四年的房子仍无人住。

而在其他一些地方,有的豪华办公楼以及地方政府部门建设的酒店、培训中心被叫停后,崭新的大楼空空荡荡。

——群众利益补偿被搁浅。“村子旁的码头就是个‘残废’工程,建了扔那三四年。”12月21日,在南水北调中线库区某县一综合码头旁居住的村民说。这个码头在丹江一条支流边,但该县航运服务中心未经审批立项,就给作为南水北调重点工程的码头“配套”了“康复养老中心”等五个所谓“护岸工程”,计划投资5亿元。

由于经济问题,原航运服务中心主任被立案调查,已经投入2000多万元的“惠民工程”2014年停工。

——债务负担沉重难消。很多政绩工程、形象工程都是举债上马。被叫停后,由于项目陷入停顿,银行出现呆账坏账,地方也背上沉重债务负担。

“叫停”工程处置迟缓、处置效果不佳原因众多。

首先,腐败的流毒与积累的矛盾短期难以消除。太原市委原书记申维辰“力排众议”,把原本规划为绿地、公园的龙潭片区建为“新地标”,2014年申维辰落马。原计划2013年竣工的项目,部分项目至今仍然烂尾,群众频繁投诉。其次,干部畏难情绪大不愿担当。东北某省一位干部表示,当地一处叫停的形象工程,拍卖置换时没单位愿意承接,贱卖了又怕被问责,于是处理意见层层上报,层层出原则意见,几年间公文来回流转,就是没人敢拍板。

据新华社

     责任编辑:zy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