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车医生”:听起来像修高达的,其实也要“掏马桶”

核心提示: 他们是一群“95后”动车组地勤机械师,大家回家路上的守卫者;他们要维修精密的动车设备,也要徒手修马桶直面排泄物……他们要保证每辆动车零故障出库,因为稍有差池便危及上千人生命。

2月1日凌晨4点,下了一天的雨刚停,气温只有4℃,一列动车组从福州站缓缓驶出,来到动车检修所,这是当天最后一班入库列车。

621cc20aly1fo3ko5qfxsj20ck09pdh2

621cc20aly1fo3ko5wr32j20ck08d74x

621cc20aly1fo3ko61eh1j20ck08cmxp

621cc20aly1fo3ko5krvyj20ck08dgma

 

数个身着棉衣,手持检修仪器,脚踏绝缘鞋,头戴安全帽的工作人员,从检修车间的各个方向走向列车。他们有的拍着脸颊、搓着双手,有的还打了个激灵,此时,他们已经工作了近十个小时。他们是动车组地勤机械师,是检查、修理动车组故障的“动车医生”。

这群“动车医生”普遍是一脸青涩的准“95后”。轻在年纪,却重在职责。他们要保证每辆动车组列车零故障出库,稍有差池便有可能车毁人亡;他们要有体力还要有脑力,要会维修精密先进的动车组部件,也常要直面排泄物,徒手维修堵塞的列车马桶;他们晚班的工作时间从晚上7点到次日早晨7点,中间只能小憩,不能睡觉,还得时刻保持清醒;他们逢年过节不仅不能回家,还是一年中最忙的时候。

一趟趟满载旅客、安全舒适的动车组列车的背后,是“动车医生”默默无闻又夜以继日的心血。2018年春运期间,人民网记者来到福州动车检修所,还原一群不为人知的“守卫者”。

脏:

徒手维修堵塞的动车马桶

每个“动车医生”都干过

地勤机械师就像动车组的医生,哪坏了就修哪。

“上周四刚修了一个马桶,我徒手从污物横流的管道里将钥匙取了出来,前后花了半个小时左右。在动车组上,哪怕马桶,设计都极为精密。面对这些设备,光有蛮力不行,还要动脑子。”24岁的杨凡是湖南湘潭人,稚气未脱的他却已在地勤机械师岗位上工作了3年,说起修马桶这样的脏活没有一点排斥,“一开始会反胃,只能忍着恶臭,后来慢慢就习惯了,多洗几次手就好了。”

徒手维修堵塞的列车马桶,这几乎是每个“动车医生”都经历过的事。

回想起第一次维修马桶,杨凡的注意力其实没有在污物上。“2015年7月,刚刚转正开始独立作业,手忙脚乱拆开马桶看到里面气路、水路、电路如五脏六腑一般就慌了手脚,还请来了5、6个前辈帮忙。”经过两个小时的摸索,杨凡最终取出了堵塞管道的塑料瓶盖,虽然浑身沾满了排泄物,甚至流进了衣服里,但“成就感爆棚,回去后洗了很多遍澡。”

动车马桶为什么容易堵?杨凡解释道,动车组列车上的马桶不同于家用马桶,利用负压将污物吸入集污箱,因此任何异物都有可能导致马桶堵塞,影响旅客使用和列车运行。一旦发现堵塞,地勤机械师们则必须赶在列车出库前,诊断堵塞发生位置疏通管道。“面对这些设计精密的设备,戴手套有时影响作业精细度,徒手作业尽快解决问题是难免的事。”

“哪怕纸丢进去,都会堵住。”杨凡说自己平均每周都要维修一个因异物堵塞的马桶,而这些异物五花八门,从纸巾到卫生巾、纸尿裤、钥匙、玩具汽车等等不一而足。他希望旅客在使用列车厕所时严格遵照规定,不要往马桶里丢弃异物。

累:

加班通宵家常便饭

累了就抽个烟解乏

“修马桶不是我们最脏最累的活,”来自湖南长沙的杨广是杨凡的老乡,今年也24岁,虽然同龄,却比杨凡早一年入行,去年11月凭借出色的业务能力,杨广被提拔为副工长。说起自己的工作,他的脸上总是止不住笑容。

2016年8月的一天傍晚,已经工作近10个小时准备下班的杨广同几位工友一道,被临时抽调为一辆动车组列车更换轮对。军令如山,杨广同工友们顶着疲惫的身躯,钻进地沟为动车组更换轮对。

地沟不仅是检修列车底部的通道,还是清洗列车的排水渠。“地沟里闷热湿臭,哪怕是夏天的晚上,也能达到近40度。”杨广回忆起往事,显得小有成就感,“更换轮对,我们需要躺在地沟上,面朝车底,列车的机油等油剂顺着轴承等零部件沾在手上、滴在脸上、身上。比起排泄物,这些油剂很难洗去,更脏。”

当晚,杨广和工友们连续工作了近20个小时,奋战到次日凌晨三点多。天亮后,这辆列车准时出库加入运行行列。

“加班、通宵,家常便饭。困了就抽个烟解乏。”杨广说,“工友们也会互相打气,干活时是不觉得累的。”

虽然工作辛苦,但杨广勤劳上进,这份积极的心态源自大学时代老师对他的耳濡目染。“我们的老师都是干这行出身的。老师告诉我们,我们是旅客平安出行的默默奉献者,多数旅客不知道我们付诸的心血。这份工作平凡而伟大,我非常自豪而有成就感。”

困:

吹吹冷风,让自己精神一些

动车无小事,再困也不能睡

“动车无小事。”23岁的林子杨,是福州本地人,留着一嘴小胡子让人看不出年纪。虽然年纪小,今年却已是他入行的第三个年头。同样是地勤机械师,林子杨所在的工作组上班时间是晚上的7点到次日早晨7点,负责检修列车底部。

“我们要非常仔细地检查列车底部的组件情况,这些部位是列车安全运行的基本保障。”林子杨认为自己的工作是地勤机械师中“最重要、最要命”的。

每天晚上,林子杨和工友们要打着手电筒,用检测仪器配合眼睛和手,检查列车底部是否有裂痕,是否有组件松动、掉落等等。“一晚至少8组列车,春运期间,甚至有时增至12组。不论有多少组列车,我们都必须在规定时间内完成检修。”

通宵工作,累了困了怎么办?

林子杨指了指检修车间外的木亭子,“每检修完一组列车,我们会在那里吹吹冷风、打打哆嗦,让自己精神一些。下组车入库,干起活来,就热腾了。总之不能在室内休息,太暖,容易犯困。”

车间外的木亭子不大,平时林子杨和工友们都把水壶放在石桌上,冬天休息时三三俩俩靠着,围在木椅上,既能让自己精神起来,又不至于挨冻。

“休息时间最多十几二十分钟,室外太冷睡不着,靠着亭子也没法睡。大家你一言我一语,也就不觉得困了。”林子杨和工友们聊的话题多数是今天谁又发现了大故障,谁找了对象可令人羡慕。休息期间,他们可以天南地北谈天说地,却决不能玩手机或做别的事,“这让我们专注于检修工作,所里是有严格规定的。”

虽然家就在福州本地,但新春佳节,林子杨也要坚守岗位,“对我们铁路人来说,过年不回家,几乎是‘标配’。”家的距离,很近又很远,尽管如此林子杨没有丝毫退却,他对未来充满了希望,“担子重、责任大,业务上还需要多学习。”

“修车人,想着坐车人。一辆列车少则载客500人,多则载客上千人,稍有差池,轻者晚点延误,重则车毁人亡。我们的肩上挑着成百上千位旅客的生命财产安全,所以我们的工作马虎不得,必须时刻保持清醒、警惕。”说起自己的工作,年纪轻轻的林子杨立刻显得沉稳踏实。

     责任编辑:lv
0
  • “春到喽,春来啦!”昨天,东四胡同里响起阵阵喊春的声音,穿着传统中式服装的春官春吏以及头戴狗头帽、手举春联的社区小朋友在立春之际开始了“报春”的习俗。东城区东四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郝飞介绍,2009年,东城区东四街道首次将老北京“报春”恢复。至此,“春来了”的报春...

    头条推荐 18-02-04 00:50
  • 昨天,一位小朋友戴着刚画好的萌狗面具玩耍。当日,丰台区卢沟桥乡“迎新春,送服务”新春大集举行。地税、国税、司法、食药、社保等十余个相关政府职能部门、辖区优秀企业、民俗文化艺人齐聚一堂,感受民俗艺术魅力。北京晨报记者 李木易/摄

    头条推荐 18-02-03 01:18
  • 昨日零时52分,随着春运首发临客列车北京至重庆北站3603次的始发,2018年春运正式拉开序幕。北京晨报记者在北京站看到,开始检票后,大量拎包旅客在站台上一路小跑奔向自己的车厢。北京晨报记者了解到,今年春运,所有加开列车取消“卧代座”,恢复卧铺席位,增加旅客舒适度。此外,“复兴号”也迎来首...

    头条推荐 18-02-02 01:10
  • 昨天有消息称,今年30岁、去年天津全运会后退役的田径百米飞人张培萌有望改练冬奥项目钢架雪车。北京晨报记者第一时间联系到张培萌本人,这位北京孩子确认了改项决定,“之前去平昌见了很多教练和运动员,让我做出了改项钢架雪车的决定。总觉得自己的职业生涯还可以更长一些,更闪光一些,希望能成为同时参加过北京夏...

    头条推荐 18-02-01 1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