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约工劳动权益保障不可悬空

核心提示: 然而,共享经济下活跃在各大平台的网约工存在较大的差异,有全职的、也有兼职的,有长期的、也有临时的,有忠于一家平台的、也有在多家平台注册的,他们的工作时长、服务频次、主要收入来源、对平台的依赖程度也各不一样,其中相当部分网约工不以与平台建立劳动关系为目的,甚至像上述网约车司...

对网约工这样一个庞大的群体,有关部门应与时俱进厘清网约工的劳动性质,在劳动标准方面加快顶层设计和制度安排。同时,完善相关法规,规范用工形式,加强劳动监管,让网约工的权益得到有力保障。

“我又不是他的员工,干吗跟他签劳动合同?”这是近两天记者网络约车时,问网约车司机“是否与网约平台签订劳动合同”时所得到的如出一口的回复。网约工到底是不是平台的员工?这个问题,击中了当前新业态就业群体劳动权益保障的“要害”——他们与互联网平台或中间承包商之间,是劳动关系还是劳务关系?(3月4日《工人日报》)

劳动关系与劳务关系,虽然只有一字之差,但对于网约工来说,其劳动权益保障却有着天壤之别。按照现行法律法规,如果网约工跟用人单位签订劳动合同,用人单位就须为劳动者承担安全、社保等种种责任,其工资工时等制度也严格受劳动法律法规约束;如果是劳务关系,则意味着双方是平等的民事合作关系,其权利义务由《合同法》等法律规定。

然而,共享经济下活跃在各大平台的网约工存在较大的差异,有全职的、也有兼职的,有长期的、也有临时的,有忠于一家平台的、也有在多家平台注册的,他们的工作时长、服务频次、主要收入来源、对平台的依赖程度也各不一样,其中相当部分网约工不以与平台建立劳动关系为目的,甚至像上述网约车司机那样排斥签劳动合同。这也成为一些平台规避自己责任的借口,加之也不可能长期固定用同一个人,这样,双方都不愿签订劳动合同了。

没有签劳动合同,意味着劳动者的合法权益无法得到保障:劳动者可能随意被开除,无法获得赔偿金;超长时间加班,无法获得加班费;工作中受伤,无法获得工伤赔偿。同时,当发生纠纷对簿公堂时,其申诉主张也很难得到支持。互联网时代,生产、经营与服务组织方式的改变,使得劳动者与用人单位的权利和义务发生变化,但不管怎么变化,网约工权益保障不可“悬空”。对网约工这样一个庞大的群体,有关部门应与时俱进厘清网约工的劳动性质,在劳动标准方面加快顶层设计和制度安排。同时,完善相关法规,规范用工形式,加强劳动监管,让网约工的权益得到有力保障。平台也应完善用工办法,无论签订合作协议还是劳动合同,都须依法行事。网约工自身也需多一些维权意识,尽量与用人单位签订劳动合同,对侵害自身权益的行为,要勇于维权、敢于维权。付彪

     责任编辑:cbb lh
0
  • 栗战书被推选为主席团常务主席  3月20日总理将与记者见面 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昨日举行新闻发布会,大会发言人张业遂(中)就会议议程和人大工作回答了中外记者提问。新华社记者 金立旺/摄 发布会 大会将首次举行宪法宣誓活动 今年制定或修改20余部法律 建议 加快探索建设中国(雄安)自贸港  

    头条推荐 18-03-05 00:45
  • 3月3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开幕。这是全国政协委员杨利伟、潘建伟、赵红卫在“委员通道”接受采访。新华社记者 王建华/摄

    头条推荐 18-03-04 01:53
  • 历史上的灯市口灯会名冠京城。昨天,位于灯市口的史家胡同博物馆里热闹非常,随着五颜六色的元宵灯饰纷纷点亮,一碗碗热气腾腾的元宵也出锅了。居民们一起猜灯谜、吃元宵、做灯笼,大人孩子一起玩起滚铁环、翻花绳,共同享受着元宵节的温馨快乐。 北京晨报记者 王萍/文 首席摄影记者 吴宁/摄    

    头条推荐 18-03-03 00:16
  • 昨天,修缮整治后的东四老胡同里,迎来了闹元宵的居民。东四四条43号的四合院、39号的胡同游廊前,都被一盏盏彩灯装饰得热闹非常。 北京晨报记者 王萍/文 首席摄影记者 李木易/摄  

    头条推荐 18-03-02 00: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