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雷 正剧“标配”解读现实主义

核心提示: 王雷愿意出演想必和毛卫宁、高满堂等熟悉的团队不无关系,同时他表示,任何演员都愿意演主角,这无可厚非,但他还是会以角色为先,“我更愿意去选择一个有挑战的,我能突破的,能感动我的角色,这要比主角还是配角更重要。

演员王雷自从出道,他的形象留给观众的印象就是一个“正”字。中戏毕业后去了北京人艺,“出身”根红苗正;合作的导演主要是郑晓龙、毛卫宁等传统派的品质担当;《金婚》《永不磨灭的番号》《金太郎的幸福生活》《平凡的世界》等作品又都是公认的口碑之作。眼下,由高满堂编剧、毛卫宁执导,殷桃和王雷等主演的《爱情的边疆》正在浙江卫视热播,从主创班底也不难看出,这是一部不跟风、不追潮的原创现实题材作品。在接受北京晨报记者采访时,被问及为何从来不接玄幻、偶像或者是市场流行的大IP、大古装时,王雷回应说,“其实我比较偏重接一些现实主义的戏,但现实主义不等于现代题材。比如我要接一个古装戏的话,也会接一个有真实历史背景的戏。我可能不太会去接一个架空的、虚构的东西,那不叫现实主义。

 

拍摄现场 东北人苦练上海话

《爱情的边疆》讲述了殷桃饰演的文艺秋与同学万声(王雷饰)、同事宋绍山、苏联功勋播音员维卡展开了三段跨越了60年的刻骨铭心的爱情虐恋。剧中,万声是上海人,而王雷则是地地道道的辽宁人。一个东北汉子如何说一口流利的上海普通话,王雷为此专门请到上海滑稽剧团的老师恶补方言,“我在开机前一个月不停练习高尔基的《海燕》,第一集有一个《海燕》的朗诵,我当时就想用纯上海话朗诵,用上海话练习的过程中其实也是我走进万声状态的过程。这个上海话确实是非常难学,不论是纯上海话还是上海普通话,确实很难。所以我当时找了一个上海老师,后面证明这个决定是非常正确的。其实我找到这个老师不光是跟他学习上海话,而且我平时在生活中也观察他。在演的过程中,间歇休息的时候,我俩就会马上讨论刚才那几句词儿、哪个字儿、包括落实到每个音,我说得准不准或者像不像,我俩都会反复讨论,四个月拍摄下来都是这样的。”

王雷说自己只能用这种最难、最笨方法来找人物的感觉,“每次都选择了一个最难的演法,其实是一个最花工夫、最下心血的演法。但是我觉得艺术创作就应该是这样的,否则就变成一个简单的生产流程。”

扮演角色 想成为人物收藏家

对于这样一个大女主的戏,王雷是和李乃文、谢尔盖耶维奇共同撑起男性角色的戏份,而这样的戏份安排往往是“绝对男主”量级的演员排斥的。王雷愿意出演想必和毛卫宁、高满堂等熟悉的团队不无关系,同时他表示,任何演员都愿意演主角,这无可厚非,但他还是会以角色为先,“我更愿意去选择一个有挑战的,我能突破的,能感动我的角色,这要比主角还是配角更重要。行业里一直流传一句话,‘没有小角色,只有小演员。’这个就是说角色不分大小,主要是看你有没有欲望去创造它,还要看能不能在表演上有所突破。这两点是我去接一个角色的最基本的要求。”

与其说拍戏是短期的扬名赚钱,王雷更愿意把这份职业看作人生的马拉松,“我不争朝夕,今年演了这个,明年演了那个,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作品和角色都是一种积累。对演员来说,是创作经验的积累;对观众来说,是演员形象的积累。只有有了足够的积累,等你将来碰上你想演的角色时,你才会释放出来。”在《爱人同志》热播时,记者也曾采访过王雷,他当时就想象等自己年老时成为“作品和人物的收藏家”,有那么几部作品,那么几个角色成为让观众记住的经典,而不是说年轻时靠演戏挣了多少钱。

接戏题材 任何戏都能出偶像

从中戏毕业到考入北京人艺,从站在犄角旮旯的小演员到和冯远征、吴刚一起演《哗变》,王雷用了三年时间。进入电视圈后,第一个戏就是杨亚洲的《大浴女》,然后就遇到了伯乐郑晓龙,连续拍了《金婚》《春草》《我是老板》,再到《十送红军》《平凡的世界》《最后一张签证》《爱情的边疆》……王雷几乎走的都是现实主义的、正剧的道路,“其实对接戏的题材来讲,我一直是比较偏重于现实主义创作的。但现实主义创作不代表只是现代戏,现实主义创作是一种心态和追求,古装戏也可以是现实主义创作,不是说现实主义创作就是拍现代戏,或者年代戏。现实主义创作是客观地反映了那个时代的人、思想、表达等。比如说古装戏,我会接一个有真实历史背景的,而可能不会去接一个架空的、虚构的,那不叫现实主义。”

除了古装剧外,王雷似乎和“偶像剧”也一直绝缘。对于外界的这种印象,王雷认为大家对“偶像剧”的定义太窄化、太概念化了,“古装戏、现代戏、年代戏都可以出偶像,任何戏都可以出偶像,关键看这个剧是不是能真实地反映时代、人物是否能有所表达的。只要能有所表达,我都不排斥。”

北京晨报记者 冯遐

     责任编辑:mhx
0
  • 经营了多年的早市被疏解,居民正发愁没地儿买菜,蔬菜直营店就开到了家门口。昨天,卢沟桥南里小区边上的“政府菜篮子”志广富庶便民商业服务综合体开业,生鲜蔬果、粮油副食应有尽有,开业两小时就吸引了附近两千多位居民前来购物,备下的8000斤鸡蛋被一抢而光。 经营了多年的早市被疏解,居民正发愁没地儿买菜...

    头条推荐 18-05-27 00:31
  • 昨日,在医院接受8天治疗的无腿勇士夏伯渝出院,他穿上一件印有珠峰的T恤衫和记者说,“穿着它,有意义。回家后,我要好好歇歇了。”5月23日,本报报道了夏伯渝登上珠峰顶一事,许多读者被他的励志故事所感动,纷纷送上祝福。首席摄影记者 吴宁/摄

    头条推荐 18-05-26 00:10
  • 更换LED灯、桥面改为石材铺装、桥面两侧增加导水槽、栏杆处增设盲文标识、新增行李坡道。 北京西站、北京站站前4座天桥景观提升主体工程目前已经完成。图为昨天傍晚北京西站站前天桥亮灯。北京晨报记者 王巍/摄

    头条推荐 18-05-25 01:24
  • 远瀛观 1783年完工,总面积1465平方米,门窗镶1206块玻璃 位于圆明园西洋楼大水法遗址北侧的远瀛观,昨起启动230多年来的首次加固保护。远瀛观曾是乾隆皇帝宠爱的香妃的寝宫。图为工人们正在进行第一道“工序”——清除夯土表面的杂草。北京晨报记者 郝笑天/摄

    头条推荐 18-05-24 0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