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意间鼓励了别人,这是人世间最奇妙的缘分。”

  ●人物简介   幾米,台湾绘本画家。1998年开始绘本创作,1999年以《向左走·向右走》一举成名,开创全新绘本形式,而后出版的《月亮忘记了》《地下铁》《我不是完美小孩》等作品引发舆论热议的“幾米现象”。被誉为“漫画IP第一人”,作品被改编成音乐剧、电影、电视剧等多种形式。

新旧绘本首次集结 纪念幾米创作20周年

“听见冬天的离开,我在某年某月醒过来……”根据幾米的绘本改编的一部电影《向左走·向右走》曾经风靡一时,感动过无数人,也让大家认识了该片原著作者幾米。中年男子遇见一条对他微笑的鱼、小男孩陪着月亮找回记忆、盲女在城市的地下铁里用敏锐的心看世界……他的绘本曾经陪伴、温暖了无数孤独的灵魂,而不知不觉间,他的创作已经历了二十个年头。值此之际,幾米携手阅文集团·华文天下回归,一次性把自己的三十多部经典作品及两部新作《忽远忽近》《不爱读书不是你的错》呈现给广大读者。正如他在给读者的信中写到:“原本我的创作是为了鼓励自己,没想到却在无意间也鼓励了别人,这真是人世间最奇妙的缘分。”

画是纯真 字有温度

1998年,绘本《森林里的秘密》《微笑的鱼》出现在公众的视野里,幾米首次开创成人绘本这一形式,广受好评。1999年,《向左走·向右走》出版,被改编成电影、电视剧,兴起绘本创作风潮。此后众多耳熟能详的作品陆续推出,幾米展现了惊人的创作力和多变的叙事风格。时至今日,已经是幾米创作绘本的第二十个年头,他的57部作品,被译成20种语言,遍及全世界。

幾米的画有久违的童真幻想,干净、纯真,月亮永远散发橙色的温暖,天空永远透出蓝色的纯粹,草地永远弥漫着绿色的自由。他的创作世界充满了幻想,把大人带回儿童世界,放下戒备的盔甲,用柔软的内心感受他画中的纯真。此外,幾米又像是一位知己,文字有着温度,陪读者与生活里的无奈和解。有时,他会冰冷地提醒人们:“快乐才刚开始,悲伤却早已潜伏而来。”(《月亮忘记了》)有时,他又会洒脱地告诉人们:“昨日的悲伤,我已忘记。可以遗忘的都不再重要了。”(《地下铁》)还有时,他却很温暖,安慰人们:“向日葵告诉我,只要面对着阳光积极向上,日子就会变得单纯而美好。”(《又寂寞又美好》)幾米的文字让人看清生活的真相,又教人们要依旧热爱生活。

大病转折 成就经典

1995年身患重病的幾米与死神抗争了一年时间,他对生命有了更深的思考与认识。幾米称:“我常常回想,生命里这一段惊心动魄的转折,到底要对我的人生作何提醒?生命的变化太快、太残酷,来不及准备,也无法预料。所有的美好都在当下。”于是病愈的幾米开始整理以前的作品,希望出本插画集,回忆过往中,激发了他的创作与想象。从一个林间轻盈跳跃的女孩与一只毛毛兔走进森林的时候开始,故事就一直继续下去了。从讨论人到中年迷茫困惑的《微笑的鱼》,到寻爱故事《向左走·向右走》,从孤独的陪伴《月亮忘记了》,到在《地下铁》展开冒险的盲女,从呐喊出《我不是完美小孩》的郝完美,到四处寻找《拥抱》的大狮子,现代人生活在城市里的孤独与寂寞、隐痛与困顿、彷徨与无奈,被呈现出来。

近年来,幾米鲜少出席商业活动,偶尔接受媒体采访,他说是希望把更多的时间留给创作,把更多的作品带给读者。在自己创作20周年之际,幾米重新整理作品并集结出版,希望借此机会向所有大家表示,未来他期待和读者可以持续走下去。  

●经典摘录

《向左走·向右走》

“他们彼此深信

是瞬间迸发的热情让他们相遇。

这样的确定是美丽的,

但变幻无常更为美丽。”

那年的冬天特别寒冷,

整个城市笼罩在阴湿的雨里。

灰蒙蒙的天空,迟迟见不着阳光,

让人感到莫名的沮丧,

常常走在街上就有一种落泪的冲动……

她住在城市郊区的一栋旧公寓大楼里,

每次出门,不管去哪里,总是习惯性地先向左走。

他住在城市郊区的一栋旧公寓大楼里,

每次出门,不管去哪里,总是习惯性地先向右走。

她习惯向左走,他习惯向右走,他们始终不曾相遇。

就像都市里大多数人一样,一辈子也不会认识,

却一直生活在一起……

《地下铁》

我们何其幸运  无法确知

自己生活在什么样的世界。

天使在地下铁入口

跟我说再见的那一年,我渐渐看不见了。

十五岁生日的秋天早晨,

窗外下着毛毛雨,我喂好我的猫。

六点零五分,我走进地下铁。

车站中的人群总是这么来去匆匆。

有人会在地下铁的出口等你吗?

我在秘密花园里,找到儿时遗弃的玩具兵,

他的神情依然孤独、疲惫,还带着淡淡哀愁吗?

这一站是终点?

还是另一个起点?

然而,会有人在地下铁的出口等我吗?

他会为我撑伞,紧握着我的手,

告诉我星星的方向,陪我走一段路。

《月亮忘记了》

看见的,看不见了。

夏风轻轻吹过,在瞬间消失无踪。

记住的,遗忘了。

只留下一地微微晃动的迷离树影……

看不见的,是不是等于不存在?

也许只是被浓云遮住,

也许刚巧风砂飞入眼帘,

我看不见你,却依然感到温暖。

他们在无意间相遇,

却为幽暗的生命带来温柔美好的光亮。

世界停电的夜晚,他们爬到屋顶,

静静欣赏黑暗世界的惊喜。

没有人与他们分享这神祕安静的时刻。

“你是天上掉下来的月亮吗?”

“你记得你的家在哪里吗?”

“你害怕一个人回到天空吗?”

●共忆创作二十年

表达转变

“虽没了帮自己打气的动机,但有与读者分享故事的动力”

北京晨报:您可称为成人绘本的开创者。为什么想用这种方式来进行创作?

幾米:我喜欢看绘本,但很多人都觉得绘本是给小孩看的。我希望非儿童的青少年、成年、熟年读者也可以享受绘本的美好。但这些读者平常可能不会接触到绘本的信息,逛书店时也不会去一般绘本陈列的儿童区。因此,我就把书的尺寸做成跟一般书籍一样大小,把页数增加,不像童书绘本那样是大开本而页数少的。把我的绘本装扮成一般书籍的样子,这样就可以把我的书陈列在一般书区,让所有的读者都可以接触到。

北京晨报:您在二十年中创作了超过五十部作品,是什么动力让您能保持高效的创作?

幾米:画图本来就是我喜欢的事,我可以坐下来一直画。我很幸运可以找到自己喜欢的事来当作工作,因为大部分人也都是持续长时间工作,只是我做的是创作。

我画画时会同时进行不同的主题,这个主题或这本书卡住了,我就换另一个画,再卡住再换另外一个画。虽然也常遇到创作上的困难,但我不会让自己被卡着,会换别的案子进行。我认为卡住的创作可能得靠持续创作才有机会解开,所以让自己换一个主题继续做,让时间帮我想办法。很奇妙的是,之前卡住的创作,往往会因为时间转换而有新的想法,进而能推动下去。我的不少作品都经历过了很长的创作期,三年到八年不等,都是画了又停、停了又画,创作很少能一次就顺利完成,但就是要让自己持续创作,保持在创作的节奏,才可以做下去。

北京晨报:您的作品从早期表达的忧伤、孤独,转到了如今的发人深思,二十年的创作您的心境有什么变化?

幾米:早年作品很多是为了抒发我生病的哀伤和感触,创作同时是在帮自己打气,鼓励自己面对生命的无常与变动。慢慢地,我走出了哀伤,持续创作后让我有很多故事想要诉说。因此虽然当年那种帮自己打气的动机没了,换来的却是希望与读者分享故事的动力。

心态转变

“作品有自己的个性,只是借我的手创作出来”

北京晨报:您怎么看待作品被热议或冷落的评价?

幾米:早年会介意,后来我学着放开。每本作品都有它自己的路途,创作者在生活中的高低起伏,都会反映在创作里。但是我在创作中不太能分辨出来,往往要过很长一段时间后回看,才能发现原来当时是在怎样的状况下画出这样的作品。

作品受读者喜欢我当然高兴,作品不被喜爱也无法强求,每件作品都有其意义,只是不同作品会有不一样的读者需要它。有时候我创作完一本书,会自己推测读者喜不喜欢,但我没办法因此而去追求读者喜好,实际上这也是做不到的,不然这世界就会有很多畅销作者了。只能说作品有它自己的个性,只是借着我的手把它创作出来。

北京晨报:哪本作品是您最喜欢的?

幾米:这问题其实很难回答。《森林里的秘密》是我的第一本书,所有创作都是由此而来,也是这本书让我知道自己可以创作,所以它有开始创作的意义。《向左走·向右走》是我被众多读者认识的开始,《地下铁》让我的创作进入不同的阶段,《星空》则是我很心疼的故事,《同一个月亮》我觉得完成度很高。只能选一本真的选不出来,我只能提几本我觉得有不同生命意义的作品。

北京晨报:二十年中,让您感到有成就感的是什么?有感到遗憾的地方吗?

幾米:有这么多读者喜欢我,我非常感谢感恩,也是很大的成就感。遗憾的是,我一直希望可以鼓励更多人来进入成人绘本创作的领域,但这件事好像不是那么简单可以达到。

创作转变

“做专门给儿童的绘本反而更难”

北京晨报:从一开始创作成人绘本,到现在也创作儿童绘本,是什么让您做出了这种改变?

幾米:我创作的童书,一开始是跟英国和美国出版社合作,因为他们邀请我画图,所以才进入这个领域。童书绘本有很多儿童心理和教育上的细节要注意,我一开始不太懂这些,是跟专做童书绘本的出版社合作,才慢慢了解。这些书籍都不是我写文字,不管是跟国外的作者或是跟向阳老师合作,都是先有文字后我再去构思画面。但我自己的创作还是会比较偏向于给大众读者阅读,不限定是给儿童的,我自己的创作则是先从图像出发。其中,《同一个月亮》这本比较特别,是我自己画自己写的童书。是某天突然一个适合童书的故事闪进脑海里,我就赶紧把它画出来。

做童书和成人书是完全不同的,不是有图画就会适合儿童。我有做过几份草稿想自画自写童书,但始终还是在草稿阶段。对我来说,做专门给儿童阅读的绘本反而是更困难的。

北京晨报:现在创作时会更注意热点话题吗?比如今年的新书《不爱读书不是你的错》。

幾米:我没有那么会抓话题,我也不喜欢这样,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搭话题的创作会很快觉得无趣。《不爱读书不是你的错》源自于十多年来,我帮各种阅读推广活动或图书馆画的海报,而我的绘本里也常有阅读的画面,于是我想把这些跟阅读相关的图画做成一本书。一开头只是觉得有趣,但没想到把这些图画放在一起,我却觉得不够,于是又开始重想主题、画新图,反而把原先觉得简单的事搞得更复杂,把自己搞得很累。

北京晨报:您今后的创作计划是什么?

幾米:目前正在进行中的一本新的绘本,我想尝试画面和文字节奏感的实验。就像是音乐,光听音乐就感到美好,光看画面和文字的互动就感到愉悦。希望可以成功。

  本版撰文 北京晨报记者 郭丹

     责任编辑:mhx
0
  • 曾经杂乱的小门脸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面积超过2000平方米的便民综合体和老北京豆汁店,让居住在永外西片、革新南路的老南城居民喜出望外。图为喜爱豆汁的市民拍照留念。 首席摄影记者 吴宁/摄  A06版·新时代 新作为 新...

    头条推荐 18-08-07 00:29
  • 2022年冬奥会的交通保障线京张高铁正在加紧建设,将于2019年年底通车。近日,北京晨报记者来到位于河北张家口怀来县的京张高铁跨官厅水库特大桥,只见一道橙色“飞虹”凌波跨越烟波浩渺的官厅水库。记者获悉,目前,京张高铁跨官厅水库特大桥的主体结构及桥面附属工程已全部完成,整个工程没有对官厅水库造成任何...

    头条推荐 18-08-06 00:46
  • 旱地冰球、冰壶、冰雪运动VR体验设备……不必走入专业场馆,就能在炎炎夏日里领略到冰雪运动带来的激情与快乐。记者从北京团市委获悉,热闹非凡的北京青少年冬奥教育嘉年华昨日举行,为广大市民特别是青少年呈现了一次全新的夏日体验。在活动现场,除专业的冰雪运动器械和体验设备以外,还特别开设了冬奥主题...

    头条推荐 18-08-05 00:09
  • 炎炎夏日,持续高温,晚饭过后,避开白天熙攘人流,安安静静地赏鱼,游园,观画,纳凉,仿佛唤起了老北京的仲夏记忆。景山公园今年金鱼展首开夜场,在后山主路布置的35只木海中放入水下照明设备,每只木海内装有3组白光或自然光LED水景灯,增添了夜晚观赏金鱼的乐趣。此次展出的龙睛、绒球、水泡、兰畴、虎头、蝶尾、琉金...

    头条推荐 18-08-04 0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