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工作12年,只干一件事——养菊。北海公园是北方地区的菊花种质资源库, 是西城区花卉类唯一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刘宁就是北海公园的护菊使者,目前是北海公园标准菊传统养殖技法的第五代传承人。 为了更好地发扬公园的“侍菊”传统,年轻的刘宁敢于开拓创新,她将传统的养护手法与现代新技术相结合,...

    关注 17-10-14 00:18
  • 感叹京城夜景

    关注 17-10-14 00:18
  • ■人物档案 曹环     国画家。自幼喜爱画画,喜欢鱼。她在绘画中,对画鲤鱼有特殊的偏爱。现任北京海淀区马连洼书画研究院秘书长,北京榜书家协会海淀分会副主席、副秘书长,三峡画院一级美术师,中国榜书家协会会员,新加坡海洋画派画院画家,美国世界艺术家协会中国区域理事。 从小喜欢绘画,受家庭影响,...

    关注 17-10-14 00:18
  • 读者:我家孙女今年暑假后本应该上高一了,但是她现在却整天待在家里,说什么也不去上学,我猜想可能是因为她父母去年离异的原因,对孩子造成了影响。现在家里人无论如何劝说胁迫也都没有用,她整天把自己锁在屋子里,真是愁死人了。请问我们该怎么办? 周美言:如今的家长大都非常重视孩子的教育。孩子不去上学,自然变成...

    关注 17-10-14 00:18
  • 北京市一零一中学 王景博 从小,妈妈就告诉我,族里世代流传的古竹板上面说,脚下的土地和寨子东边的泉水等一切来源于自然的东西,都是我们东枝族人生命的源泉。所以,我们每天都要有一个仪式,就是去寨子东边的泉水旁,按照长幼尊卑排序进行祭祀。同时,我们每天还有一个例行的功课,就是为自然做一件事,来向自然神...

    关注 17-10-14 00:18
  • 我经常带着小孙子“小心心”,到附近花园里,玩儿各种儿童游戏。花园里,有滑梯、转椅和跷跷板等,可小孙子偏偏喜欢钻到大圆桶里来回爬,我怕小孙子摔着,又怕他站起磕到头,就紧紧拉着他。小孙子到了淘气的时候,有时还使劲儿往前钻,那圆筒很小,我只得弯着身子,紧紧跟住,一起往前钻。好不容易追上,我一把抓...

    关注 17-10-14 00:18
  • 我们的外孙,出生于1993年,5月31日。外孙,虎头虎脑的,大家都叫他“小虎子”! 因为姥姥1998年才退休,所以,白天主要以姥爷为主,老两口,把外孙带到3岁! 外孙曾在美国留学。所以,姥姥姥爷会经常想念外孙,回忆他小时候,祖孙三人在一起的美好时光。尤其是,在电视上看到祖孙在一起的欢乐镜头时,姥姥姥爷更...

    关注 17-10-14 00:18
  • 邢渤涛 母亲十八周年忌日,我又梦见了她。这天,我来到八宝山,在她碑前久久坐着,想跟她说会儿话。她12岁当童工,多次参加上海工人大罢工,被汪伪政权抓捕,又经党组织营救,转移到四明山新四军三五支队敌工部工作。抗战胜利,北撤山东,与我父亲相爱结婚。父亲殉职时,我们兄妹三人还都年幼,母亲为我们铁肩撑起一片天,...

    关注 17-10-14 00:18
  • 记得那是1991年,班里的部分师生相聚在北京王府井穆斯林大厦。那时我们早已约定好,再过20年我们再相聚。这一晃已经过去26年了。这次因时间紧张,沒能约上更多同学来聚会很是遗憾。不过这次大家相聚真是有说不完的话,道不完的情。大家七嘴八舌谈起了过去仿佛就在昨天。 这是今年9月22日,原北京四十九中高一(2)班部分同...

    关注 17-10-14 00:18
  • 早年间,多数村庄都有一口或几口老井,那汩汩流淌的泉水像母亲的乳汁滋养着一代又一代的山里人,和乡亲们一起担负着繁衍家族和传承血脉的责任。老井有年轮,老辈人也说不清它始于何年,经岁月打磨溜滑的台阶,长年累月被捶打和皂粉侵蚀呈现凹凸状的石块,都静静地陪伴着淳朴善良的乡亲们,默默见证人世间的岁月沧桑。 我的...

    关注 17-10-14 00:18
  • 1966年杨柳返青的季节,我家从朝阳区东大桥农业部宿舍搬到了三里屯农业部宿舍。随着时间的推移,新邻居们很快就熟悉起来,大家相处得像一家人。 名门之女 三单元的二楼住着张伯母一家。张伯母名叫张全平,原名黄路。她是黄炎培的女儿,过继给姑母,随姑母家姓,改了名。黄炎培是开国大典上站在毛泽东主席身后的著名民主人士...

    关注 17-10-14 00:18
  • 刘世通 夏去秋来,天气渐凉,老伴给我拿出长袖衬衣。这件灰色衬衣是25年前买来时穿着不合适,年届古稀的老母亲为我修改过的。看到那密实细致均匀的针脚,更引起我对老母亲深深的思念。同时也想起了母亲常用的针线笸箩。 自我记事时起,就知道母亲有一个针线笸箩,是用细柳条编成的。长约一尺多,宽约六七寸,深约三四寸,里...

    关注 17-10-14 00:18
  • 我好静不好动,尤其不好逛商场,但妻却与我截然相反。搞对象那阵儿,她总是三天两头约我逛商场。西单、前门、王府井是我俩每次必去的地方,就是有些叫不出名儿的“小门脸儿”,也留下了我俩数不清的足迹。不过那时,我真是舍命陪“君子”。 许是那时落下的“病根儿”,结婚后,妻一提出逛商...

    关注 17-10-05 00:11
  • 虽然我们退休了,但我们还要为社会发挥余热,老有老的生活,老有老的风采。这是我们的习作,不比年轻人差。为迎接党的十九大胜利召开和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8周年。近日,顺义区民政局、东兴社区养老驿站、喜园养老中心联合组织举办了“喜迎国庆节,献礼十九大”老年书法、绘画作品展。书法画家们手捧自己的...

    关注 17-10-05 00:10
  • 小楠是我小学同窗。她的母亲是先天性聋哑残疾人,我和同学们亲切地称她为哑娘。 那时候,忙着种地、打工的父母根本没时间接送我们上下学,同村的孩子们习惯于结伴回家。只有哑娘天天接送小楠,帮小楠背着沉重的书包。下雨时,哑娘帮小楠撑伞,自己湿了半个身子。 哑娘喜欢悄悄地趴在我们教室外面的窗台上,看我们上课,更多...

    关注 17-10-05 00:10
  • 我们的知青生活

    关注 17-10-05 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