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虽然小孙子一岁半当天,我不能亲自给他拍照了,但是看着我们老两口在银杏林里抱着小孙子的合影,也挺好! 我家小孙子曹心初,2016年5月27日出生,到今年11月27日,整整一岁半啦!我感觉,他好像一下子懂了很多事。这次从姥姥姥爷家回来,我抱着问他:哪个东西...

    关注 17-12-16 01:10
  • 今年初春的一天,我和同事果淑香乘公交车顺路来到大观园西门。当我们走到怡红院时,瞥见院内有不少人,一棵西府海棠树下,身穿“人大附中”校服的学生围在一起,聚精会神地听一位男同学讲解诗句。讲解完毕,一位年轻的女教师,肯定了这首诗的结构,又分析诗句的...

    关注 17-12-16 01:10
  • 抗战时期,老百姓的生活十分困难,缺医少食。我们八路军就更困难了,经常用树叶、野菜、黑豆充饥。1942年9月间,我们在北大悲村驻守时,光吃黑豆就吃了半个多月。大家都知道,黑豆是喂牲口的,很苦很涩。我到了抗大二分校后,生活也很困难,三顿饭改成两顿饭,再...

    关注 17-12-16 01:10
  • 我前几天买了些羊棒骨,吃出来几个小羊拐,不禁让我想起一个少年时的游戏:抓羊拐。我们小时候,花钱买的像样的玩具很少,孩子们都是因陋就简找些东西玩儿。比如男孩玩的拍元宝,是用烟盒纸叠成的;拔根是用干的杨树叶柄比赛它的韧劲儿;女孩玩儿的跳皮筋儿,是用废的橡胶圈...

    关注 17-12-16 01:10
  • 我的姥姥虽然已离开我46个年头了,但我对她的思念与日俱增。小的时候姥姥把我抱在怀里,现在我把姥姥放在心上,仿佛她没有走远,从未离开过我。那是1971年12月中旬的一个傍晚,我放学回到家,一进门姥姥拉着我的手说“冷吧燕子(我的小名),快放下书包洗洗小脏...

    关注 17-12-16 01:10
  • 我家有四口缸,是母亲留下的。这四口缸可是传家宝,它们是陆续到我家来的。最大的那个是上世纪五十年代,我家从沈阳搬到北京后,母亲从日杂商店买的。因为东北人爱吃酸菜,每年秋后,母亲就用这口缸  酸菜。我小的时候,冬天很冷,没有反季节蔬菜。每年冬天,酸...

    关注 17-12-16 01:10
  •   牡丹碟-蓝   钟拍子   兰凤蝶 北京的风筝,有南派、北派之分,许多老北京人都知道“南城的大沙燕,北城的黑锅底”这一说法。这大沙燕,说的就是以制作大风筝为特色的“风筝哈”。自曾祖父哈国梁在琉璃厂西南把角儿开了两间门脸儿的...

    关注 17-12-16 01:10
  • 抛开牙医出方案 隐适美遭英国教授强烈谴责

    隐适美越过医生直接为患者提供矫治的恶性事件,连日来持续发酵,不但美国本土医生对此难掩不满,欧美各国的牙医也都纷纷发表自己的看法,加入声讨抵制...

    关注 17-12-14 17:37
  • 李桓英 死对我来说,不是不开心的事

    96岁的老人该如何面对死亡。救治了数万麻风病人的李桓英说,“怎么见魔鬼,怎么见上帝,我都不在乎。我做了我应该做的事,可以笑对死亡。&rdquo...

    关注 17-12-09 01:09
  • 余尘 自第一次远离母亲 以后的日子 我离母亲越来越远 回家的时间越来越少 二十年了 母亲也在过着 没有我的日子 工作的变迁 也一直在延展着 我生活的压力 一种错误的意念 让我的生活几近疯狂 曾经四年没有回过家门 我只有将我默默的思念 化作一封封书信 让母亲不要思念 每一次书信和电话 母亲没有半点的埋怨 想起那些年飘零...

    关注 17-12-09 01:09
  • 姚家恺,顽石亦能入画

    画中国画,但姚家恺却格外与众不同,他并没有选择花鸟鱼虫、山水人物,而是选择了“石子”作为创作的题材,因此也被人称为“京城石...

    关注 17-12-09 01:09
  • 我们三位老友我年长,两位老弟也六十开外了。几十年相识,有时一想,老弟们神清气爽,怎么都突然成了爷爷了? 该是爷爷的年纪了。只是我儿子尚未成家,我的“进步”慢了。今年年中知道我儿子要结婚,两位老友甚是高兴。一位老友善于制壶,硬是花一个月时间,给我儿子做了一把紫砂壶作结婚礼物。这是一个艰难的过...

    关注 17-12-09 01:09
  • 六年前的国庆节长假期间,我们老知青一行30多人,乘大轿车到怀柔水长城结伴秋游,到达事先联系好的景区附近一户农家院接待住宿点已是午后,就餐耽搁了一些时间,太阳已经有些偏西了,当天游览景区显然太仓促,于是就想在附近山里转转。农家院的女主人待客极为热情,得知我们的想法,就主动让她的独生女儿,一个五岁的小姑...

    关注 17-12-09 01:09
  • 2014年在病房度过90诞辰。 ▲1952年在中南海与邓颖超合影。 ——怀念摄影大师侯波 2017年11月26日,毛主席身边的摄影师侯波永远离开了我们。她去天国和自己的丈夫徐肖冰还有“红墙”里的领导人、为国捐躯的先烈们相会了,而我们这些喜好摄影的晚辈却陷入了无限的哀思之中,我们多么怀念她啊! 我关注...

    关注 17-12-09 01:09
  • 垂杨柳中心小学本部 五(5)班  陈亦凡 “陈亦凡!你是不是拿了我的日记!” “我拿你的日记干什么?” “肯定是要偷看呗,赶紧交出来!”眼前这个女孩儿,满脸怒气地瞪着我,原本清秀的面容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什么都不知道的我,呆在当地不知所措。 “我…&hel...

    关注 17-12-09 01:09
  • 2017年盛夏的一个周日上午,我和家人一起来到陶然亭公园散步。西岸,通常是游人最多的地方,因为那里不仅有欢乐的歌舞,还有我喜爱的山东快板儿的表演。果然,随着越走越近,那熟悉的“景阳冈打虎武松”的桥段像一股烟似的钻进我的耳畔。我不慌不忙地钻进人群,找了个好位置,一边欣赏快板儿老张起劲儿说书的风...

    关注 17-12-09 01:09
  • 读者:我们家的小孙女今年4岁多,最近发现她经常说谎,比如告诉我们她在幼儿园获得了手工比赛的第一名,老师要奖励她一个大礼物,但我们和老师谈话中却发现完全没有这回事;有时候她弄坏了东西,也会藏起来然后撒谎说不见了……我们从没教过她说谎,也不知道她是从哪里学来的,请问我们该怎么纠正和教导她呢? ...

    关注 17-12-09 01:09